刃炎舞在與銀天翼相商過後,決定把他們手中那握有一些能使皇門門主認罪的罪證先行交給銀天翼的小弟,所以他透過莫辰,找了個時間約見聶澪。


依約來和聶澪會面的刃炎舞選擇坐在咖啡廳的靠窗座位,那張美麗的臉蛋與漂亮有神的眸子和優雅的坐姿讓他成為廳裡的人的注目焦點,只要是不管男、女的,都把一雙罩子擱在他身上。


而刃炎舞也已然習慣了眾人的注目,因此沒把這種情況當做一回事,逕自悠哉地伸出一隻手來端過桌沿的咖啡杯,就杯沿輕啜一口。


那褐色的液體既甜又苦的那種感覺實在像極了情人間的愛語與爭吵,有時讓人感到甜蜜醉人,有時卻令人傷心痛苦。


不一會兒,刃炎舞已瞧見聶澪的身影打開咖啡廳的大門,並朝他緩步而來,「等很久了嗎!?」聶澪無視於廳裡人那些豔羨的目光,逕行在他面前落座。


刃炎舞抿唇輕笑道:「不會,我剛到。」


聶澪一瞬也不瞬地瞅著眼前的刃炎舞那張如花的臉蛋,心底把他拿來和月架相比較;他們擁有一樣的優雅,但是小舞的優雅好似不是人世間的人一樣,但是
他的月架卻比他有實在感多了。


刃炎舞那雙清透、漂亮的眸子顯得很有神,不同於月架的淡染輕愁,整體來說他是一個不像一般人的人。


刃炎舞任他打量著不說話,僅是露出一絲淺淡笑意,想必他是想到自己的愛人冥月架了吧!他見過冥月架一次,他的不俗讓他有些遇上對手的興奮。


「翼哥要你轉交給我的東西就是這一包!?」將目光投向桌沿放著的一個淺黃色包裹的聶澪狐疑地猜測著,他動手接過那包紙袋,不知道翼哥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因為簡單來說,他其實是個很難懂的人!


刃炎舞點點頭,「他希望你『善用』它。」別有深意地笑著,聶澪無言地看著他起身離開他的座位,「還有,最近你最好是注意一下你的那個他的身邊是否有其他人出入。」神秘輕緩地一笑,刃炎舞轉了個身,踏步離開了這家咖啡館。


聶澪沉默地盯著他離去。


那是一抹和冥月架一樣的縹緲身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