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這是幹什麼!?」冥月架可不習慣給人的危險東東指著自己的腦袋,冷下一張花顏來,遂問。


然而,一身長黑洋裝的莫辰笑了、鬼魅地笑著,「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囉!我只是來拿那份珍貴的資料啊!咦?聶澪呢!?」


冥月架不明白地一頭霧水,回眸問:「妳在說什麼!?什麼資料!?」疑問的眸光招來莫辰的嘲弄。


「怎麼,難道你什麼都不知道嗎!?」看來聶澪什麼都沒透露給他知情嘛!真是不好玩!難道他真的這麼寶貝冥月架嗎!?


此時,公寓的大門被『喀鏘』一聲打了開,原來是自刃炎舞那兒剛回來的屋主聶澪,在一望眼便看見自己的寶貝情人被人用槍指著,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然後不動聲色地踱近他們。


當下,他肯定的聲音插了進來,讓她斂起了臉上的那抹笑意,也讓冥月架跟著轉過頭來,「放開月架,資料在我這裡。」聶澪瞅著那個長捲髮女子使用銀槍指著冥月架的額際,揚起手來,望著莫辰一邊微笑地看著他。


「哦?王子殿下來了呢。」莫辰微笑道。


將專注和心疼的眸子鎖住冥月架的美顏,再回過來瞅著莫辰的目光裡卻是滿含著嚴肅和警告的情緒,若她傷了他心愛的月架一根汗毛的話,他會讓她給冥月架陪葬的!


冥月架這下子他終於明白了,原來莫辰說的那包『東西』即是指聶澪手中的那個包裹,大概是什麼對門主不利的東西,所以他才讓莫辰前來取回。


因此,冥月架擰著眉,沉著聲:「不能給她。」給了,他們就全盤皆輸了。


沒有籌碼,這場復仇記就無法演下去。


「你給還是不給呢!?」莫辰從容地問著,邊用手撥撥她那頭漂亮的深褐色捲髮,眸光在月架和聶澪兩人間迴轉著。


「我給。」聶澪道。


「聶澪,你......」冥月架不甘願地咬唇,看著聶澪隨即將那包資料扔給莫辰,只見她也同時撤走了她抵在冥月架額際的槍,接過那個包裹之後快步踱向大門離去。


「別這樣,月。」瞧見呆立著的他將自己的掌心掐出血來的聶澪忙接過冥月架的纖手放到自己的掌中,萬分心疼地呵護著。


「都怪我。」挫敗地低垂著螓首,冥月架灰心極了,以致他已經分辨不清失望多還是不甘心多。


聶澪無法默默地看著他的自責,忙將他拉進懷裡呵疼。


只是這團溫暖的氣氛沒持續很久,一思及重要的反證被奪走的冥月架滿面不甘願地低罵出口:「你怎麼能啊!你怎麼能給她!?」冥月架痛心地掄起拳頭往聶澪身上送,也紅了眼眶。


他要替父母親報仇的機會就這樣溜走了,讓他怎麼不寒心啊!?


握住他的手,聶澪悶笑著沒讓他發現,「原來你都已經知道了!?」他覷了冥月架一眼,緩慢道。


冥月架抬起頭正視著他,再從口袋中掏出那封被他蹂躪過的信遞給聶澪,瞧著他一副神色複雜的樣子,「這是我在書中找到的。還有,為什麼你要瞞著我!?害我像個傻子一樣,以為你才是我們家的仇人......」怒氣稍歇的此刻,冥月架只想得到一個答案。


聶澪抿唇瞥了他一會兒,臉上夾雜著一絲不願和不捨,他不希望他為了復仇而有了閃失,若冥月架出了什麼事,他絕對會心痛至死,他對他來說可是舉足輕重的;再說,那資料他早已被他動了手腳,也複製了一份,他才不會讓他的父母失望。


「可是你對我來說遠比報仇重要啊!月。」繼續扮演著深情角色的聶澪高竿地騙過冥月架,唱著他導的戲。


「你......」冥月架又一愣,微怒:「你就是因為這樣才一開始不拆穿我的嗎!?」


「抱歉。」聶澪在冥月架的雪額上落下輕輕一吻。


「你這混蛋......害我好傷心!」


看著冥月架哀傷地低垂著螓首的模樣好令人心疼,最後還是讓聶澪忍不住笑了,「我說你啊......那包資料我早就備份好了。話說回來,戲真不好演耶,哈哈!」想當然,他才沒笨到把重要的東西給了人。


冥月架當下轉不過來而繼續發愣著,末了,回過神的他給了聶澪冷冷的一抹笑,「你耍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