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晴空,窗外正是鳥兒啼鳴的好天氣,一棟老舊的公寓中住著一位美麗男子,他正是被魔法師聶澪藏起來的長髮公主,冥月架。


一日一日不斷地重覆著的同樣日子,讓已像是被聶澪禁足在這棟公寓裡頭的冥月架幾乎快要感到不耐煩了,不過,幸好聶澪將這兒裝潢成別有天地的樣子,不然平日如果只是轉著電視或是看租來的vcd,他準會發瘋。


雖說他現在正履行著和聶澪的約定,但是冥月架最討厭浪費時間了。


他在聶澪出門後就一直像平日一樣待在客廳裡發楞著,坐到最後竟百般無聊地自沙發上起身準備去找事情來做,要不然他絕對會悶死在這間屋子裡頭。


緩慢地步向兩人共用的小書房,冥月架來到書櫃前方,探手翻著架上排列整齊的書冊,相當訝異聶澪的心細;因為架上的每本書幾乎都有編上閱讀的時間,有很早之前的日期,當然也有最近的。


無意間,當他青蔥的纖指觸及一本封皮已經非常破舊的書本之際,冥月架有剎那間的心悸,於是他將書本從架上抽出來,跟著坐到沙發上翻著,那是本地理風情的介紹書,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就這樣翻著翻著,當被夾在書頁裡當作書籤且意料外出現的一封信,讓冥月架當場怔住,好奇的他於是打開了信封,沒想到這封信裡頭裝著一些令他驚訝不已的陳年往事,意外地被他挖掘出來。


而,花了沒有多久的時間看完信件的始末的冥月架捏著手中的信函、抿緊了那瓣優美的唇,臉色有著在知道事實真相後的青白交錯。


原來如此!

這信裡頭詳細地交待了聶澪父母親們當年發現的真相,當然,這也是當初父母親突然去世的真正原因,不過,這並不是因為聶家的背叛,其實聶家人也一樣是受害者。


那麼,當初他與聶澪相遇,應該是早就知情的聶澪暗地裡的計劃了,也難怪聶澪同他說過:『我們不是敵人』的這種話,而他卻傻傻的以為他跟聶澪是仇人,計劃了一堆卻撲了個空,當了個跳樑小丑!


感到很難堪的冥月架咬著牙暗咒一聲;該死的!為什麼聶澪不告訴他!?他應該早就知道了吧!?他們共同的仇家──方南澲,也就是一手栽培他的人皇門門主,竟然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怒火狂燃的他揉著那張泛黃的信紙,無言地緊咬著下唇,冥月架更加握緊了手上的秘密信函,氣怒自己的無能和怨懟聶澪的自私,他怎麼可以不告訴他實情!?


如果他今天沒有突發奇想地進到書房發現這封信的話,他打算要瞞他多久!?是不是一直到了聶澪自己復完仇後他才會知情!?還有,他們之間也會像他以為的那樣......


『他們是仇人!』


到最後他會不會是帶著這樣的想法去見父母呢!?該死的他!


冥月架在暗咒一聲後忽然發現原來自己竟然是這麼在乎他們是否敵對著,這樣子的想法讓他的身子跟著一僵,喉嚨發不出聲來,難道自己對他......


驚嚇地用手掩住口,瞠圓了美眸的冥月架低呼出聲,難道他真的......


心緒整個被遲來的真相給攪得一團亂,他步下了樓,站在廚房的小冰箱前方,打算給自己倒杯冰開水時,沒料到一陣的冰寒由太陽穴傳達至四肢,不好的感覺讓他回頭一瞥。


「好久不見了,『皇帝』。你好嗎!?」『王女』,莫辰淺笑著,開口問候著他,神情卻冷到極點。


冥月架的表情隨之一凜,她來做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