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皇朝總部。

站在一扇雕有兩條龍的大門前的展於歡的那張臉上揉和著些許的感情,眸子之中卻含著一抹淡淡的無奈,讓人很好奇他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事情煩憂著。

今天,他專程來這裡見一個人。這個人曾經帶給他萬分的喜悅和滿足,但是現在給予他的卻是那糾葛不斷的情感和無邊際的痛苦。

他以為自己可以不見他一面卻又活得快樂,但是,只要望著這扇門,他卻有說不出的苦不堪言,因此他好痛恨自己的無力,也怨上蒼竟讓他的愛就這樣逝去,來不及挽救。

望著大門良久、也掙扎了許久的展於歡最後還是伸手推開了那扇門,然後沒意外地看見他的心之所繫正媚惑地側躺在一張沙發上翻著雜誌,美眸低斂著,身上那件襯衫只扣了幾顆扣子,那撩人心神的美麗使他心魂欲醉。

而,當展於歡不聲不響地立於大門外時,他早就知道是他來了:「怎麼了!?坐啊。」當他緩緩地抬起螓首、起了身之後,美眸跟著瞟向沒什麼表情的展於歡,對著他招手,要他過來。

展於歡雖然看著他有半刻的失神,卻也還是聽話地步向他、聽話地坐到男孩身邊。

對。他展於歡竟然栽在一個年約十八歲的年輕男孩手上,他讓他徹底地迷惑,讓他甚至拒絕了冥月架的情感,一切都是因為他!

看著他對自己伸出手的優雅,另一手卻撥弄著自己的一頭烏軟秀髮的模樣,展於歡於心底歎息,他已經無可自拔地戀上他了,因為他是個蠱惑人心的美麗惡魔!

「他們的事情如何了!?」一開口就問出重點,刃炎舞那張漂亮的臉蛋上漾著一抹笑顏,雙手隨著問句環上了展於歡的後頸,而後悄聲地在展於歡的耳旁低問著。

展於歡被他的動作分了心神,心底有股想要將他壓下的欲望,但是他不能,因為他除了『那個人』之外是不會讓別人碰他的,就是因為這點他很明白,所以他也一直恨著那個佔滿他心房的人。

他恨!

把展於歡的每一絲表情納入眼底,他突如其來地推開了他,並且大笑著,那串柔柔的笑聲讓展於歡又心浮氣躁起來,「笑什麼!?」展於歡怨怪地瞥了老是以捉弄別人為樂的刃炎舞一眼,縱使他是代皇主、皇主的秘密情人,也不能這樣子挑弄自己的下屬啊!而,偏偏他就是吃這一套......

展於歡握緊了手,不語。

刃炎舞轉眸瞥了他一眼,優美的唇瓣微揚 : 「你呀!就是這樣老實,什麼心事都藏不住呢!」那句似水的低柔話語像漣漪一般盪進了展於歡的心湖中。

是啊!藏不住對你的在乎啊......

而且我也只在你的面前卸下面具啊!就連同是伙伴的冥月架也不曉得。

瞅著他似乎很開心的歡顏,展於歡心底漾著一絲柔情,只為了他呵!為了他,他可以背叛任何人。

「沒什麼。」收回了淡笑的他撇嘴不談了,「這是那個人交代下來的事,你會替我把它搞定,對不對!?」刃炎舞的這句話不只是要求,同時也是確信展於歡一定會為他辦到妥的口頭約束。

他的確是個惡魔,因為他利用了展於歡對他的情感,只可惜除了吻以外,他什麼都無法給他,因為他是”那個人”的東西;所以,他們說好只在秘密的情況下以名互喚,以吻為報酬,讓展於歡替自己做事。

望著他柔軟又水漾的明眸,展於歡啟口:「當然。只是,我的報酬呢!?」

噘著唇,他像孩童般任性的口氣倒教展於歡更加地心動,「唔......這不就來了嗎!?我的騎士。」跟著獻上自己姣美的嫣唇,讓展於歡能輕易地吻住他,「唔......嗯......」他更加縮緊自己的雙手,整個人貼到展於歡的懷中感受他的熱情。

當一吻方歇,展於歡捨不得地離開他的唇,愛戀地瞧著他因為他的寵愛而紅了雙頰,正在大口地喘著氣,忍不住以指刷過他被吻紅的唇瓣,感覺此刻的刃炎舞才是屬於他的。

「我的公主。」低低地說著,展於歡知道他對公主來說只是一名保護他的騎士,而不是他的丈夫王子;但是僅管如此,他還是願意永遠守護著他愛著的公主,即使他的公主並不愛他。

「嗯哼......」他柔若無骨的身子偎進展於歡溫熱的懷裡。

「希望你能繼續你的效忠啊,騎士。」

「是的,我的公主,小舞。」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