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輕輕地打開了書房的木雕門,刃炎舞找到了書櫃旁的按鈕並按了一下,書櫃於是立即自動移了開去,瞬間出現了一條通道。


他不知道走過多少次這條密道了,刃炎舞心想。


書櫃的另邊竟是一方私人的密地,就在刃炎舞走進裡頭時,書櫃又自動地闔上,掩住了裡頭的神秘天地,屬於刃炎舞和“那個人”的秘密花園。


那個人正優閒地躺臥在那張宮廷式大床上,刃炎舞緩緩步近他,最後爬上了床,整個人依戀在他的懷中;唯有這樣抱住他,他才會覺得此刻他真正擁有了這個人的全部,沒料到那個人竟低低地開口問了。


「姓方的那邊如何了!?」


刃炎舞輕輕地將他推開,美眸依戀地撫著他那張俊挺冷漠的臉半晌,這才啟口回答,「我讓聶澪哥和苓弄羽去了。」美人低緩地啟唇,一隻手戀戀不去他的衣領,臉上還微微揚起一抹惑人的淺笑,倒教他移不開眼。


他跟著笑了:「舞,你真是聽話。」


沒想到會受到誇讚的刃炎舞瞠圓了美眸,紅唇微張著,而後才驀地笑了:「可是我沒告訴展於歡,冥月架所有的事聶澪全都知道了,他根本不用再去告訴他。」他竟然忘了這件事呢!因為,當初聶澪和冥月架的相遇都是他們一手安排的。


瞅著刃炎舞皺皺可愛的鼻頭,他又擁著他笑了,「算了。反正別人的事你別管這麼多了,不然小心澪那小子會找我們算帳,冥月架對他來說可是一塊寶玉,是他最寶貝的人呢!」


刃炎舞也點頭贊同地點頭,「至於展於歡就隨他去吧!他和冥月架也是同學一場,提醒澪是應當的囉!」


他呵呵笑著,知道自己就拿刃炎舞沒辦法;誰叫刃炎舞皮得似小精靈一樣呢!


「不過說實話,你這個當哥哥的人也沒好到哪裡。居然還下去跟他們一起攪和......」輕哼一聲,刃炎舞的一雙小手玩弄著他的袖口,看著他露出一抹淺笑地摸摸他的髮。


刃炎舞抱怨的話引來他的縱聲狂笑:「我壞嗎!?」瞧見懷中娃娃的嗤聲他就已經知道了他的答案了,所以他只是用手摟緊娃娃,出其不意地在刃炎舞的美麗臉蛋上香一個,「你就是這麼可愛!」


承接了他的愛之吻的刃炎舞又咯咯地笑開了,口中喊著 : 「好癢、好癢哦......」


「呵呵!」


「你壞啦!」大發嬌嗔的刃炎舞用手推拒著他硬要靠過來的偉岸身體。


很是無辜的銀天翼嘟著唇:「我哪有啊!?」


刃炎舞一隻手直指著裝傻的銀天翼,「明明就有!」


輕輕一笑,將愛人攬進自己懷中的銀天翼滿足地噓了口氣,不過他並沒忘記他正在進行的計劃,這遊戲還得繼續玩下去才行。


放任銀天翼的手臂在自己身上遊走的刃炎舞輕笑幾聲,他當然曉得愛人的想法,只得緩緩地道:「你放心,這件事我絕對有把握幫你辦到好囉!」


聽得刃炎舞低喘的嬌柔笑聲,銀天翼柔化了一張俊臉,道:「交給你了。」他不會做無謂的擔心。


「那麼,你打算的下一步棋呢!?」


銀天翼覷了刃炎舞一眼,立即微揚唇角,「我要你把桌上那份資料拿給澪,至於另一邊會有人幫我們處理的。」眼角跟著瞄向旁邊的檜木桌上的紙袋,銀天翼含笑道。


刃炎舞的美目滑過一抹狡獪的笑意,「呵呵,你是存心耍人嘛!這下可有好戲看囉!」看來這下子,方南澲可就會栽跟頭囉......


銀天翼忍笑地用手撥撥愛人柔滑的髮絲,唇邊有抹看好戲的興味笑容,他可是很期待方南澲的......反應,那一定會非常地有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