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今日,門主特地召來了卲星凡,「坐吧。」瞥了眼立在自己面前且面無表情的卲星凡,淡淡開口。


待卲星凡依言落了座,門主象徵性地乾咳了兩聲,為的就是拉回卲星凡已神遊而去的思緒,可是他卻發現卲星凡抬眸之後一直瞅著他瞧。


「門主有什麼事嗎!?」冷冷地提起話題,卲星凡面上的那股冷沉令門主忍不住心驚,只因平時他看慣了他的燦爛笑臉後,當他露出了真面目之時,卻反而讓他有種全身凍寒的感覺。


眸中閃著不知名的光點,卲星凡意外地站起身來踱至門主面前,然後變臉似地換上一張可人的笑臉,「這樣你比較習慣嗎!?門主?」


門主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笑容可掬的卲星凡,心中的警鈴乍響,額際也冒出一陣冷汗來,連想動手替自己擦汗都無法動彈,只是為了面子,他終究力持鎮定。


老狐狸似乎被他這種超常的模樣嚇到了。


意識到自己好像玩得太過份了,所以邵星凡馬上又換回原本的那張臉,冷凝又難以靠近,「說吧!這次的任務是什麼?」


「你去『皇帝』那提取我要他帶回皇門的東西。」門主一個抿唇,當初他讓明月架小心聶澪時,便順帶囑咐他另外一項要事,那就是──除了『天使之眼』之外,在身為珍寶收藏家的聶澪身上再取一樣寶貝攜回皇門。


「只有這樣嗎!?」卲星凡連忙啟口問。


「沒錯!拿到手了就立即帶回來。」


「是。」卲星凡啣命而去。


另一方面,──皇門的東館。


一回到熟悉的地方,邵星凡打了個呵欠,緩緩地步入東館,結果還是回到自己的地方好!


在玄關處脫了鞋子換上室內便鞋的邵星凡進入客廳,跟著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來,狀似慵懶地托著腮,悶不吭聲地朝廚房方向觀望著有抹人影靠近。


「你回來了。」端著兩杯澄汁的天王日邪在邵星凡面前坐下,「門主找你!?」


「嗯。」邵星凡端了其中一杯果汁啜飲一口,清涼了一身,「這澄汁哪來的!?」他記得冰箱沒有存貨。


天王日邪勾勒起唇角,「從『皇帝』那兒拿的。」而且主人也同意。


邵星凡張大眼,面上出現一絲不符合年齡的欣喜表情:「咦!?月架哥在家啊!?」語氣中有著不可思議。


因為平常冥月架是很少在家的,記得前不久他還去拜訪過一次,不過他卻不在,掃興死了!


「不!」天王日邪搖搖頭,很壞心地耍人。


「不然你怎麼進去的!?」這可奇了,難不成門會自動打開歡迎客人進門嗎!?


「門沒關。」所以他就進去了。他本來是要去找皇帝談談的,可是他人並不在『北苑』裡。


「欸!?你擅自動別人家的東西!?」這樣子不太好吧!?


「不!上頭有說要給你的,月他好像知道我會去找他的樣子。」搖頭失笑的天王日邪發現『皇帝』果然神機妙算,而邵星凡早就不驚奇冥月架的這等本事了。


「月架哥很棒的!」


「他也是個普通人。」天王日邪瞧著他,語含硃磯。


瞥了眼天王日邪,邵星凡懶得再與他爭辯:「這幾天我有案子接,可能要二、三天。」他想先告知一下天王日邪,免得他在尋不著他的時候會以為他又失蹤了而到處找人。


「和皇帝有關!?」瞅了他一眼,天王日邪問道。


「對。」瞥了眼天王日邪,邵星凡覺得他愈來愈像他的老媽子兼管家,想不透的是為什麼天王日邪老愛照顧他,不僅每天對他噓寒問暖,又包辦他的大小事,「你為什麼這麼照顧我!?」


「我認為你應該知道。」天王日邪頓時站起,挨在邵星凡身邊。


嘆口氣,邵星凡在心中哀鳴;天啊!又是這種事。


邵星凡裝作一臉沒事地踱開他身邊,「我的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在說謊。」天王日邪扯過他、將他的小臉扳正,不許他逃避,「每次你撒謊時都會結巴。」


「你要怎麼說,隨你吧!」抽回自己的手,邵星凡擺明不想再談論這件事。


「星凡,你能不能為我面對一下現實!?」喊住邵星凡即將轉身的天王日邪,眸子透著希冀;是的,他希望他能回應他。


「我不想,因為沒有人能逼我。」任何事、任何人。


「星凡......」天王日邪再喊:「你喜歡他對不對!?」


「喜歡誰!?」邵星凡沒轉過身,僅是以低笑回應。


「冥月架。」想來也是,皇帝面如冠玉,俊美秀逸,他合該是最好的選擇。


末了,邵星凡大笑,誇張地笑出了淚,「我誰都不愛,懂嗎!?」冥月架和他太像,他無法傾心。


「星凡......」


「我不叫邵星凡。」


「我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他已略知一二,只是有待證實。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邵星凡輕道:「不過現在我還是你的星凡。」語畢,邵星凡步上樓,直到今天為止,天王日邪再也沒看到邵星凡下過樓。


唉......


天王日邪那長長的嘆息在大廳繞遊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