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6



陰陽師笑著與大納言說畢,在大納言點頭同意之後便見他走上前去,在懷裡掏拿出一根鑰匙,解開了鎖,然後便讓陰陽師與武士身手推開門去。

霎時間的,眼前頓時一片黑漆地出現在兩人面前。

陰陽師在黑暗中探手摸進了懷中,拿出了一張黃色的符紙、順口一喃出一串的咒語之後,只見他指間的那張符紙便憑空自動地燃燒起來,那點飄搖的火光因此微微地照亮了漆黑的四周;陰陽師與武士便起腳踏入內室裡,視線到處游移著的同時間,在床榻邊發現了一抹幽暗的人影正坐直上半身,身後擱置著一片屏風。

那是個年輕男子。

陰陽師心底有譜地望著這個男子失魂落魄、一個瞪眼,接著輕聲說:「大納言大人,請您派人守住這間屋子的四周,我想......『她』應該就快到了......」

大納言點頭後便轉身離開了,走在陰陽師身後的武士這才回頭說:「晴明,那個......『她』是誰啊?」

陰陽師只是在幽暗中微然一笑,炯亮的眼神直視著榻邊正在發呆的男人,努嘴:「喏,就是那個人的女人......」

武士訝異地瞪眸,正想出聲再度問些什麼的同時間,屋子的四周隱約聽見一陣陣的腳步聲音,似乎是剛才他要大納言派上的人手前來了,於是陰陽師的表情隨著一怔,微笑地緩慢踱近男人。

陰陽師隻手燃著火光、於深幽且帶點詭譎氛圍的夜裡彎身地啟口:「......你在等誰?」

男人好像聽見了陰陽師的問句,像具被操縱的傀儡般地轉頭瞪視著陰陽師,望著他一半微笑、一半隱於夜裡的黑色幕帷裡的另外半張俊美臉孔,
「......阿......紫......?」說著,在瞧見來人後,臉色忽爾間躍上一抹驚喜的男人便要直起下半身來、兩手向陰陽師的方向往前一挪,當他的雙手就要碰上陰陽師的頰邊之際,陰陽師卻歪首微笑了。

陰陽師的唇角露出淡淡淺笑,跟著說:「......阿紫?那是誰呢?」

男人的臉色轉為一抹衰敗與悲哀,徒然睜著眼,害怕地問:「......你不是阿紫......你......不是?」

被錯認的陰陽師乾脆地承認,「啊,對啊!我不是你的阿紫。」微笑。

男人訝異的臉色轉為無語的沉默,垂下頭來的他仍舊維持著先前他們所見到他的樣,失落地低喃:「他不是......不是......」

此時,正當陰陽師要抬直身子時候,沒想到外頭竟然隱約傳來了一陣陣的慘叫聲音,驚瞠了陰陽師與武士的眼,「......糟糕......」

『哇啊啊啊啊────妖怪啊!有妖怪啊────』

『妖怪啊!有妖怪啊────』

眾人所見的那名紅衣女子由天際邊飄落,美麗絕塵卻是妖媚惑人,眾人趕緊四處奔逃、大呼,於是女子得已安然地進入屋子裡。

「晴明!」武士焦急地一呼,撇首望向門板外頭已經如颳風般的捲進一抹鮮紅影子,「那是......?」

來人竟是個美麗的紅衣女子,只見她一個甩袖、冷著美麗的臉孔,噬血的殺氣隱約散逸於空氣中,陰陽師轉身往前挪步地擋在武士身前,冷靜地問:「妳就是阿紫?」

女子瞪眸地踏上前,「那又如何?」一瞥,「哪兒來的狐媚妹妹?居然敢同我搶獵物嗎!?」

陰陽師抿唇、武士訝異地瞪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