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花姬 3



烈陽熾熱地照耀著萬物,那每一道的亮眼光束就像是深怕自己不夠耀眼、不能給地上所有的萬物良好照顧的樣子,那一早便自天際邊升起的旭日便搶劫似掛在天空上的一角大放光芒。

地面上瀰漫著一股股的熱氣。

沒有風吹的今早,儼如酷暑的悶熱天氣讓眾人十分吃不消,大路上塵煙漫漫,來往的車、牛、馬、人的火氣都似乎被影響了的地,性情頓時變得粗暴不堪。

晴明邸。

大門微敞的那扇桔梗印記的大門裡頭只見一抹窈窕的身影在偌大的庭院裡頭來回地穿梭,唯美飄逸的十二單衣的衣矲來回拖曳,那種閒適、飄然的模樣顯得很遊刃有餘,她仍舊不畏熾熱的陽光、在燒得令人即將燃燒的陽光下的花圃裡走來踱去,不辭心勞地替花花草草澆水,等到灑水完畢後便消失在庭院裡頭了。

被陽光照得發熱的廊板上頭坐著三個人,分別是一身白衣的陰陽師、黑衣的武士、最後一個就是早上被陰陽師迎進內室的梨姬,另外,在一旁服恃的是陰陽師的專屬式神─蜜蟲。

其中,武士板著一張臉,不悅地在舉杯之後瞥向陰陽師抱怨道:「你要找我來、我很樂意,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常常使用式神代替你到我的府邸來傳達你的意思時候老是會在不知不覺中嚇到我啊!?晴明......」

瞥著武士不快地噘嘴對著他出聲怨懟的陰陽師忍不住笑了,「哎呀,不小心嚇到你真是抱歉、抱歉啊!博雅,我忘了你向來不喜歡那些式神的......」陰陽師一邊微笑、一邊媚眸輕勾地說著,令武士不悅地再度瞇起眼來,好像不太相信他真有意道歉。

「晴明,我總覺得你的誠意不太夠......」武士撇唇,瞅著陰陽師笑了出來,一邊愉快地搖扇。

「博雅,沒那回事......」

「......鬼才信你。」武士邊嘟嚷著、陰陽師樂得開懷。

「不過......」武士氣歸氣,但是在喝完碟子裡頭的酒液之後還是記得要問陰陽師找他前來的目的,「晴明啊,你今天找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我才剛起床就被你的式神給嚇了一跳,因此我根本沒聽清楚牠說話的內容......」

「.......哦,這個嘛......」陰陽師神秘地笑了笑,撇瞳望向正低垂首、不發一語的梨姬,「博雅,聽我說一個故事吧......」沉勁的嗓音像是美妙又悅耳的音樂聲音般的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好啊!是什麼樣的故事呢?」武士疑問。

視線在梨姬與武士間來回交相移轉著的陰陽師垂眼輕笑,望著梨姬垂首,武士卻是抬眸、瞪眼,於是緩慢地啟口:「梨姬告訴我一個故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