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轉身快步步出了凌希寒的房門外,在樓梯間呆立了好半天,卻思考不出凌希寒憑空消失的理由。

沒道理啊......昨晚他明明還和她搶晚餐上的玉米濃湯而已,怎麼一個晚上過了,卻不見她的人影!?還是說她負氣離開了總部!?

瞪著狐疑的桃花大眼,風川若夜隻手撫觸著光滑的下頷,詭譎的濃雲霎時竄上心頭。

或許吧!

這麼對自己說著,風川若夜趕忙一步併成兩步地奔下了樓,見龍逍遙還坐在沙發上發著呆,便伸出手來推推他,皺著眉問:「喂,你在來總部的時候有沒有碰到我未來老婆啊!?」

原本滿懷希望的風川若夜一見龍逍遙搖頭、裝無辜的模樣就覺得非常氣餒:「你見鬼啦!我明明是跟著你後頭來的,你整夜都在這兒都沒碰到了,我、會、碰、到、啊!?」瞠目結舌地指著自己的鼻頭、並且發出高分貝的叫聲的龍逍遙被受不了噪音的風川若夜豪氣地賞了一拳,痛楚狠狠地k上他的後腦。

「沒有就沒有,叫那麼大聲做什麼!」風川若夜看著龍逍遙捧著頭哀嚎著,白了他一眼。

「怕你沒聽見啊!死狐狸!出手那麼重要死喔......」龍逍遙還在哀叫的同時間,他已經自動地跑到吧檯邊,打開了酒櫃,伸出手來按了櫃中的酒瓶邊的一顆秘密按鈕,接著,吧檯上的上蓋被掀了出來,然後跳出一組最新穎的電腦系統與操縱鍵盤。

風川若夜熟練地操縱著鍵盤,開了機,然後雙手擱置於其上,忙碌著。

龍逍遙看得嘖嘖稱奇:「喂,狐狸,你什麼時候在吧檯上藏了一組這麼好的電腦啊!?」靠過來看的龍逍遙不禁對著電腦讚嘆起來,「哇咧~~機身還全是銀的欸......嘖!嘖!所費不錙吧!?」眸光全給那組電腦給吸走的龍逍遙沒看見風川若夜已經朝他丟來一枚白眼,嘲弄他的沒見識了。

「跟你說,你會用嗎!?」好笑地瞥著他哀怨地扁扁嘴,狐狸正在心情不好中,誰惹他誰倒楣,連好伙伴也不例外;當然,丟失了其他的東西他不在乎,可是這回失蹤的是他未過門的老婆,老婆只有一個的!

「幹嘛這樣啊......我又沒惹你。綁走你親親老婆的人又不是我......」龍逍遙十分哀怨地睜著眼、努唇,正打算回到沙發上乖乖坐著的時候,冷不防朝他逼近的一隻手像是跟他有深仇大恨般的拎住他的衣領,緊勒住了他的脖子,讓他無法呼吸了。

臉色十足難看的風川狐狸揪住龍逍遙的領子不放,端著可怖的閻王臉,瞪住他:「你、說、什、麼!?」

龍逍遙痛苦地喘著氣,猛咳著:「我......我......沒說......嗎!?你......咳~老婆......我......看......」一句話被說得不完全,著急的風川若夜盯著龍逍遙對他猛眨眼,隻手抬起指著自己無法無天、揪住人家衣領的黑手,「......先......咳~放手啊......」

風川若夜這才驚覺自己已經將龍逍遙的脖子給勒出一道青紫的痕跡了,頓時略感抱歉地一個鬆手,潤唇:「你快說啊!她究竟怎麼了啊!?」焦慮的狐狸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沒兩樣了,差些被勒斃的龍逍遙怨怪地瞥著狐狸,不說不是、說也不是的。

舉棋不定的龍逍遙最後還是讓狐狸一個大吼給逼出了實情......

「別玩了!逍遙!她是我老婆!」狐狸差些沒把他抓起來逼供了,臉色全黑外加雙拳緊握,那克制自己的模樣讓龍逍遙差點破功笑出來,可是,受人之託就要忠人之事嘛!再難熬也得拚命掩飾一下......

不然當場被狐狸識破的話,他會當場就玩完了......

基於如此考量的龍逍遙只好戰戰兢兢地撫著自己險遭池魚之殃的脖子,道:「其實......我看到......你老婆一早被一輛黑色的積架車載走了。」

「你說什麼!?」風川若夜大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