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時,天際飄過幾縷浮雲。

洛唯讓玄下去傳膳,而自己就待在殿裡陪伴皇甫天霽,只要看著自己最喜愛的人就在眼前不遠處,洛唯就感到一陣心暖暖的,很幸福。

「天霽,你再等會兒,等一下午餐就來了......」

「午餐?」皇甫天霽原本是坐在案前伏首寫字,但是聽見洛唯的聲音,忍不住回眸來。

「就是你們這裡說的『午膳』啦!」洛唯不好意思地抓抓頭、一邊吐舌;他差點忘了這裡可是玄燄國,是古代社會,所以天霽才聽不懂他的現代用語。

「嗯,等會兒你就先吃吧!我不餓......」皇甫天霽神色複雜地頓了頓,然後轉過頭去,讓洛唯忍不住瞟過眸子、懷疑起來。

「天霽,你怎麼了!?」洛唯疑惑地朝案沿踱了過去,只見皇甫天霽正在一張紙上寫著墨黑黑的字,一時驚訝了起來,抬首之後卻望見皇甫天霽將那張被紙鎮壓住的白紙快速收起,像是在隱藏些什麼一般。

「沒什麼......」皇甫天霽撇過螓首,垂下了眼睫、咬著丹唇,一副掩飾的模樣。

「天霽......」洛唯嚴肅地緊緊瞅住皇甫天霽的側臉,輕聲一呼;眼角覷了那張被捏在皇甫天霽手上、對摺起來的紙張一眼,洛唯趁皇甫天霽不注意之際,快速地伸過手,搶了過來。

「洛唯,快點把紙還給我!」等到手上一空,皇甫天霽緊張地站了起來,擋在洛唯的面前想要取回那張紙,奈何洛唯已經打定了主意,硬是將紙攤開來看,沒想到卻看見讓他驚詫的字句。

「天霽......」洛唯看畢了之後,順手捏皺了搶來的那張紙,不敢置信地回頭望住皇甫天霽,「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做!?」隨著語句的停頓,洛唯感到心上急促升起一股忿怒,為了皇甫天霽的隱瞞。

「我......」他沒有做錯。

「你說,為什麼要這樣做!?」冷下了一張平時看來可愛且良善的面孔,此時的洛唯那張陰晴不定的神情讓皇甫天霽嚇了好大一跳,但是他還是得對皇甫天霽勇於表示出自己的想法,於是開口怒聲質問道:「你以為你這麼做我會開心嗎!?」

聽著洛唯出口責怪他的那些冰冷字句溜過耳邊,皇甫天霽終於忍無可忍地仰首對著洛唯大聲低吼著:「我這是為了誰想!?你自己說啊!要不是為了你,我需要這樣嗎!?」求人向來不是他會做的事!

「我不要你為我設想!」洛唯的怒火爆發了,瞬間伸手攢緊皇甫天霽的兩肩猛地搖晃起來:「我不要離開你,你到底知不知道!?」

「但是你不能死!」皇甫天霽難以呼吸地大聲吼出這句話,眼眶開始泛紅:「我不要你跟著我一起死啊!」

「天霽......」洛唯難以置信地瞪眸。

他......他說什麼?

「這個要求......他一定會答應我的,因為他會看在與母妃的舊情份上饒過你的......」美麗的碧眸忽然間湧出顆顆晶瑩剔透的晶珠,皇甫天霽哽咽地將螓首埋入洛唯的懷裡,「你不能死!」

「天霽......」

「我......我剛剛知道了,他已經......已經差人往這裡來了。」泣聲未止,皇甫天霽顫聲地說著,沒有發現洛唯已然恐懼地瞪大了雙瞳。

什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