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唯立在鐵欄之前皺著眉頭,並不時地探頭向外望去。

他剛才大聲喚來了守門的衛侍、也告知了他們天霽的狀況,要求他們去請來御醫;畢竟天霽他還未被確立罪名,所以他的身份還是玄燄國最尊貴的三皇子殿下。

只是,他都等了半小時有了,卻還是沒見個人影靠過來。

反觀此刻的皇甫天霽正一派平靜地坐在靠著牆壁的冰冷石地上,那雙美麗的瞳眸緊緊瞅著洛唯的一舉一動,一刻也沒有離開過他身上的專注目光,似乎是害怕洛唯突然在眼前消失一樣。

終於,皇甫天霽忍不住地出聲了:「唯......」

而,聽見皇甫天霽那句虛弱的叫喚聲的洛唯登時一愣,趕緊回頭奔過去蹲在皇甫天霽的面前,打量的目光憂心地望住他,焦急問道:「怎麼了嗎!?天霽,你有哪裡痛,我幫你先看看好不好!?」害怕皇甫天霽在御醫來之前會有任何差池,洛唯神色很認真地伸出手來,在赧顏的皇甫天霽身上四處遊走,讓皇甫天霽感到一陣尷尬地紅了兩頰,而後伸手拍掉他胡亂摸上來的大手。

「洛唯,我沒有怎麼樣!快放手......」

「你一定又在逞強了對不對!?」洛唯不信地搖頭,而後以憐愛的眼光關切著皇甫天霽,「你把衣服脫了,我替你看看。」說著,便焦急地挪回狼爪,因此纏上了皇甫天霽衣上的結,作勢要替他寬衣,驚得皇甫天霽禁不住一陣慌亂,於是便趕緊阻止起洛唯。

「我真的沒有怎麼樣──」

「你說謊。」

「洛唯!我真的沒有怎麼樣──」

「反正你脫給我看就是了!」

「......」皇甫天霽頭痛地撫額,在洛唯的手滑過他胸前時,忍不住一陣羞赧地呻吟,他平時一定是壞事做太多了,所以洛唯才會不相信他;忍不住懊惱地蹙緊細眉,皇甫天霽紅著臉、微微推開洛唯靠得太近的身軀,撇過螓首地一個咬唇:「我沒有事,剛才叫你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真的?」狐疑的眸光瞟著向來很會隱藏自己情緒的情人,洛唯歪首地問。

「嗯。」

看見皇甫天霽對著自己正色點頭的樣子,洛唯這才相信了,下一秒又感到疑惑地開口問了:「那你想問什麼?我知道的一定說!」

「......那個......」皇甫天霽咬著下唇,視線閃閃躲躲,「這只是假如......」

「嗯?」

「如果你可以回到原世界的話......」皇甫天霽仰首深吸了一口氣,戰戰兢兢地朝著洛唯求證:「那你......」眸光漾著水光,他實在是很害怕洛唯會說出與他願望相反的話來,因此在他開口問出這個重要問題之後,便緊緊地撇過頭、咬牙閉上了雙眼,不願面對。

曉得皇甫天霽還在逃避的洛唯忍不住輕輕揚起唇來,心情像花般飛舞;他的天霽是在乎他的,只要這點便已足夠了......

「天霽。」將皇甫天霽的小臉扳正,洛唯傾身在他臉上落下幾枚輕吻,而後看著他微微睜眼,自微開的眼縫裡看見他微笑的樣子,這才睜大了那雙碧眸朝他看來,於是不厭其煩地再度聲明保證:「就算那樣......我還是會決定留在你身邊的,天霽。」

驀然間,皇甫天霽像是得到什麼珍貴的東西般地笑了,然後在洛唯驚豔的目光下將臉埋進他的懷裡,「謝謝......」這樣就好!這樣就好了......即使未來我們無法在一起,但他會永遠記得這句話。

「天霽?」洛唯疑惑地輕喚,正準備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沒想到欄外傳來一道刺耳的鼓掌聲,讓牢裡相偎的兩人立即像是做了什麼壞事般地自對方身上彈開。

洛唯臉色一紅,轉頭一望才曉得門外早已站著三個觀眾,只見瞬間,心上那抹尷尬之情已臻高點,「你們是......?」

跟著抬頭的皇甫天霽在望見來人是誰之後,於是十分詫異地睜眸:「太子!?」

「的確是本宮啊!老三,你看來可真是狼狽......」

皇甫天霽抿唇不答,「......你來這裡做什麼!?」

皇甫光風僅是笑了笑,而後命人打開牢門,讓御醫與他進門:「當然是來迎接你的啊!老三,你不在,老四跟老五都跑到本宮那裡去了呢......」

「為什麼?」

皇甫光風神秘地扯扯唇,避開了皇甫天霽的疑問句:「本宮已經讓皇上收回成命,你可以回殿了。」

「......」與洛唯互望一眼之後,皇甫天霽頓時驚愕地沉默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