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天牢裡。

一方幽暗裡被燭火照耀的微亮,跳躍的火光在皇甫天霽稍亂的衣袍上造出幾縷光影,其他幾綹逃脫闃暗捕捉的光線投映至他那張美麗而蒼白的側臉上,暈黃與雪白的對比讓皇甫天霽更顯得嬌弱。

冰冷的暗牢裡頭一片沉默。

沒錯,皇甫天霽被當今皇帝以“欺君罔上”的罪名關入牢裡,為的就是皇帝欲趁著淮北國內亂之際出兵強行攻佔,但是就在皇甫天霽觀看過未來之後知其內情,於是趁皇帝要他卜出最佳出兵時間而以此拖延成功,等到淮北國自行平定內亂為止,皇帝這才知道自己竟然被他騙了,因而龍顏大怒,將他下獄。

所以,他在禁衛統領蕭宵的陪同下,自己走進了天牢等候皇帝判決。

依他想,這個罪名應該會讓他失去所有。

緩慢地交疊起雙腳,皇甫天霽垂著的眸子在火光下掠過一絲悲哀,其實他不是早就明白了“皇族無親人”的這種事了嗎!?那麼,他又為什麼要為此傷心難過!?

倔強地冷冷抿起唇來輕輕哂笑,始終不肯示弱的皇甫天霽不發一語地窩在牆角邊沿,任由清冷與詭異的寂靜慢慢蔓延,直到這一方的寂靜被一道道緊急傳來的呼喊聲音戳破為止。

「天霽!」洛唯在天牢裡放聲大叫,恐懼與傷心教他出口的語句皆忍不住夾著一絲顫音,當坐在牢裡動也不動的皇甫天霽側耳聽見了洛唯那聲聲似要心碎的呼喊,忍不住震驚地抬起頭。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早要洛唯到老四那裡去了嗎!?為什麼他此時會在天牢裡還沿路喊著他的名?

滿面驚詫的皇甫天霽一抬起那張盛著不敢置信的雪白容顏,便望見洛唯正站在欄杆外頭、兩手緊緊握住鐵欄,一邊對著他洛淚、開口發出一串欣喜的呼叫:「天霽、天霽!你好不好!?別怕,我來陪你了......」

「你......你怎麼會......」當皇甫天霽正在詫異的時候,追上洛唯的一個禁軍馬上掏出了鑰匙替他開門,而後,洛唯便帶著一籃的食物大剌剌地奔進鐵欄裡,伸手摟住還在驚愕狀態的皇甫天霽。

「天霽!」摟住了心愛的人兒的洛唯忍不住流淚,天霽還好好的,就連他纖弱的軀體也是這麼溫暖......

相較於洛唯的滿心感動,皇甫天霽可就不是這樣了,只見他臉一沉,冷冽如冰霜的神情立即掛上那張蒼白容顏,而後伸手冷冷地推開洛唯的擁抱:「你還來這裡幹什麼!?我不是要你去老四那兒了嗎!?」

洛唯望著皇甫天霽瞬間丕變的臉色,嚇了一跳之後才開口囁嚅道:「我......我有去啊!」他是去拜託皇甫火闕想法子救天霽了,在讓他答應之後,他便忍不住心上的著急與焦慮,就往天牢裡來了。

皇甫天霽冷冷睇著洛唯,「你走!現在就離開!」

「天霽!」洛唯心涼地看著他,一陣哽咽;為什麼他千方百計想要進牢陪伴他,而皇甫天霽卻是每見他一次就趕他一次呢!?

想不通的洛唯忍不住一陣氣悶,最後乾脆在原地賴著不走,「我不要!」

「洛唯!」

洛唯坐在冰冷的石地上仰首,淚流滿面地對著皇甫天霽悶吼道:「為什麼你老愛趕我!?你如果討厭我就說出來啊!?不要再讓我傻傻地一個人付出!」

被這句大吼給定住的皇甫天霽一陣心傷地咬唇,沉默了:「......」不是他討厭洛唯,而是、而是他不要洛唯受到任何的傷害啊!他現在還是待罪之身,他不能連累他。

「你說話啊!」得不到答案的洛唯忍不住心酸地疾吼,「告訴我為什麼!」覷著皇甫天霽撇過的側臉,洛唯感到一陣心痛,「你老是這樣,什麼都不說的話,我哪能瞭解啊......」笨!皇甫天霽真是個笨蛋皇子殿下!

「我......」

「你說!」洛唯張著淚眼。

「你走吧!」

「你!」洛唯氣結,本以為他的話起碼可以讓皇甫天霽老實招供的,沒想到他的脾氣還是一樣彆扭、死都不肯說實話,於是,當場心冷的洛唯連連笑了起來,讓皇甫天霽挪回了驚異的臉,望著洛唯咬牙,「是這樣嗎?那很好......」頓了頓,洛唯平靜地站起來,然後背過身去,引得皇甫天霽忍不住望著他一串詭異的動作而怔愣,而後聽得洛唯發出清冷的聲音:「你要趕我走是嗎!?那我就死在這裡好了,就算你想趕我都不能......」冷笑了兩聲,沒料到洛唯竟然突如其來地往一旁的灰黑色牆面撲去。

皇甫天霽大驚,眼明手快地撲上前去擋住,然後驚覺自己的背與前胸一個鈍痛,低頭才發現洛唯撞進了他的懷裡,但卻因撞擊力過大,他的背部就這麼硬生生撞上牆面,疼得他當場無語地自牆面滑下了身軀。

「唔......」

當洛唯察覺自己撞進暖暖的懷裡時候就已經抬起頭來,沒想到他的舉動竟害得保護他的皇甫天霽受傷,於是淚水紛紛滑落腮邊,嗚咽道:「你這笨蛋......嗚嗚......」

因疼痛而扭曲著臉孔,皇甫天霽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以手撐撫著額,好一陣的齜牙咧嘴:「......」呻吟了幾句,沒料到他的懷裡瞬間一空,以為洛唯真要尋死的他忍不住睜開眼,然後扯住了洛唯的衣角,沒想到這個動作牽動了後背的肌肉而疼得他又開始掉淚,急得他說出了真心話:「不......不要離開......對不起,我......我是害怕我會連累你......」

洛唯低頭一愣,末了卻含著淚水綻出一朵有如破曉的笑容,終於低下身來摟緊皇甫天霽,破涕為笑:「你這笨蛋皇子殿下,我是要找人叫御醫來替你看看剛剛撞疼的地方啦......」

被人緊緊抱住的皇甫天霽閉眼笑了,淚花如花瓣墜落飄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