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門。

「聽說......你是從『獵人』的手上拿走這包資料的!?」這天無風無雨的晴朗午後,『王女』──莫辰被門主找來問話;她身著一襲的黑色長洋裝,優雅但不耐煩地坐在大廳之上動手攏攏自己柔軟的髮絲,心底超級不高興的,她為了手上的案子忙到現在都還沒吃午餐,就被抓來大廳上問話了!

她此刻可是餓得很,希望能吃些東西填填肚皮,這樣才有力氣去辦事啊!可是現在好像不太可能。

忍不住偷偷覷了門主一眼,莫辰一邊想著這隻老狐狸大概會唸很久,只好一邊虛應著,壓根沒想到門主會因為她的心不在焉而微怒。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啊!?」方南澲氣得大吼一聲,這個女人竟然敢如此地漠視他的話。

這樣的一聲怒吼把莫辰的思緒拉回原地,她不屑地撇撇唇角,這個死老頭,居然敢對她大聲吼叫!?哼!

不耐地繼續撇唇,「有、有、有啊~~」莫辰慵懶地發聲,她實在懶得再跟這個不知輕重的臭老頭互相陰來陰去了,於是直接大剌剌地在沙發上坐下來,一邊斜眼睨著他,「東西都幫你拿到了,你還要找什麼碴啊!?」她實在很想一個『不小心』把他給轟了,省得跟她大呼小叫的,不過那樣做實在是便宜了這個臭老頭。

「妳那是什麼態度!」方南澲直覺得自己養虎為患,果然莫辰真的沒把他的滿腔怒火放在心上,只是懶懶地瞥了抓狂的方南澲一眼,看來她真的跟錯了人了,冥月架說得沒錯,他只是一個小角色,不足為懼。

「你要說的就只有這樣嗎!?」打定了主意的莫辰已經在原地起身。

瞄著莫辰那張擺明無所謂的美麗臉龐,怒氣再起:「妳說什麼!?」門主氣到青筋暴突。

「真無聊,那就再見囉!」莫辰一腳踏出門,但是想了想似乎又覺得哪兒不對勁,於是思考了一下子才回眸訕笑道:「啊~~是『後會無期』!」末了,還朝他扮了個大鬼臉,把方南澲氣得下顎抽搐。

「莫辰!妳──」怒指著面前叛逆的『王女』莫辰,門主氣得是七竅生煙卻又拿她沒辦法,她那似蛇一般的陰冷個性讓他很是投鼠忌器地不敢對她如何。

而聰慧的莫辰抓著了這一點,朝他遞過了最後的一抹遽冷的微笑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她才懶得理他呢!像這樣沒膽又沒見識又沒肚量的人,她才不會再乖乖地聽令於他了,她這千里馬也得配個伯樂啊!

所以她決定了,從現在這一刻起,方南澲已經不再是她唯命是從的主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