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冥月架在瞬間睜大了雙眼沉默不語,那帶著點防備的瞳眸盯住苓弄羽,難不成他說的是......他們之間『必須』成為敵人嗎!?

邵星凡扯唇笑了笑,他很明白冥月架此時的想法,因為他壓根不願意多了一個敵手、少了一個朋友,但是皇門門主方南澲那一關並不好過啊!他有他的考量。

若不是受命於主人,他才懶得做這些事情,況且他亦不愛玩小把戲。

「你們到底打算做些什麼!?」微微攏起眉頭的冥月架心疑地啟口,雖然他答應配合邵星凡,但是不表示他相信他,邵星凡沒有給他很明確的合作目標,也沒有同他說出他這樣做的最終目的,他實在很難放下他的心防。

被質疑的邵星凡早就預料到冥月架會有的疑慮了,他笑著四兩撥千金地回道:「我曾經說過,我們的目標是皇門門主吧!?我主人正想抓住他的小辮子,才會要我和你聯合的。」

這一點冥月架當然曉得,「真要那麼做的話,你們不早就掌握了他的罪行了嗎!?難道不打算公開!?」他挑眉。

「要真能那麼做早做了。那隻老狐貍沒那麼好擺平的。」邵星凡穩穩回道。

冥月架思考著,是沒錯!那隻賊狐狸的確精得很,不但隱瞞他是害死他父親的兇手的事實好多年,還讓他認賊做父,就連聶澪的親生父親也是因為他而亡,的確有必要小心。

邵星凡喃喃著,「所以我們得一步一步來......」知道冥月架是一點即通的他這麼說著,一邊瞄向冥月架因氣憤而握緊的纖手,看來他是想到自己的父親了。

冥月架依言點頭同意,「我知道了,我會配合你。」

苓弄羽讚許地笑著,「我希望你不論我做出什麼樣的事,你都能保持你的理智與冷靜,因為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了誘騙門主上勾。」定定地瞅著冥月架的邵星凡笑得神秘。

冥月架雖然感到一絲的猶疑,但仍是不反對地同意了,為了撂倒方南澲這個殺人兇手!

「因為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是的!」

「不過,跟你這張臉這樣說話......」

「什麼?」

「有點不太習慣。」冥月架微赧,畢竟邵星凡在他眼底是個可愛的大男孩,而他現在卻很嚴肅地跟他談起買賣,讓他感到有點脫出現實的感覺。

邵星凡......不,應該說是苓弄羽,勾起唇來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