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水無情並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於是將話鋒一轉,突道:「青青,你陪朕下盤棋吧!」

「好啊!但是我們有言再先,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件事。」青青斂起適才的情緒,眨著眼笑說。

 

「當然可以。」水無情點點頭,似乎覺得很有趣,於是命一旁的守衛取來棋具;後來,水無情手持白子,青青執起黑棋,便在園裡與互相對奕起來,兩方登時殺得天昏地暗的。

 

在兩方交戰期間,青青偶爾與水無情搭上幾句話,「皇上,看您的手臂已如常人般地動作了,您的傷終於好了嗎?」

 

「算是吧!」

 

「這樣......」青青瞪著棋盤思索著,又說:「還記得當您被尋回宮之後,寢殿被封了足足一個月有呢!青青本想去探望您,但卻不得其門而入,青青真的是很擔心您。」

 

水無情抬眸瞅著他:「這是情非得已的,朕也不想這麼做。何況,這是李將軍要徹底保護朕所做下的決定,朕不能再給他惹麻煩了。」

 

青青抬眼瞥著水無情一邊歎息、一邊勾唇,疑問道:「您似乎很在意那李將軍?」

 

「沒那回事。只是......他是朕的救命恩人......」水無情喃喃自語著。

 

青青抿唇皺眉,「是嗎......」但是看起來卻不像。

 

因為他深知水無情向來是個憑喜好做決定的君主,哪可能任自己讓別人隨意地擺佈呢!?可是,他並沒有點破這一點。

 

「你再發愣下去的話,你盤上的黑子就要全部被朕吃光了。」水無情微笑地提醒,而後看著青青低頭之後,忍不住揚聲驚叫。

 

「哇啊啊──皇上您還真是手下不留情啊!」

 

「哎呀,下棋如果手下留情就不好玩了嘛!」水無情看著青青的驚詫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皇上,您好狡詐......」青青埋怨著,一邊開始動手搶救他的黑色棋子。

 

「哎呀呀......你認真了,那朕可要多多提防了。」

 

「那麼,您可要小心了。」

 

最後──

 

「哎呀,朕不小心輸了。」瞪著棋盤上的棋子們,水無情無奈地搖搖頭。

 

「皇上,您要願賭服輸喔!」青青瞅著水無情,露出一副害怕他反悔的模樣,逗得水無情勾起唇來。

 

「好、好、好,朕知道了,朕一定不耍賴也不反悔。」

 

「這才是!」青青昂首哼了聲。

 

「哼哼......朕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來啦!?」

 

「青青不敢。」青青笑著鞠躬哈腰。

 

「好吧!言歸正傳了。」水無情覺得有趣地看向他,問:「你想要朕答應你什麼事?」

 

「您剛才不是問過青青,這座皇宮哪兒還沒去過嗎!?」

 

「朕的確是這麼問過。」不解青青的要求究竟是什麼的水無情仍舊徐徐頷首。

 

「那麼......」青青的瞳眸滴溜溜地轉著,「可不可請皇上您帶我去趟御書房?我想要去那裡瞧一瞧......」

 

「御書房!?」水無情當場愕睜著眸子,詫異地瞪著青青,末了才斂起訝異,輕聲說著:「好,朕願賭服輸嘛!」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