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清涼早晨。

聶澪出門去了,說是有要事與朋友商量,因而把冥月架一個人單獨地留在公寓裡頭,為了他的早、午餐設想的聶澪留下了一堆食物給他,讓他毫不客氣地笑了出來,直呼自己是他豢養的寵物。

自聶澪出門之後,冥月架百般無聊地望著窗外的白色雲朵飄過,再度回想起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這才驚覺好像從他認識聶澪之後就一直在失去某些部份的自我。

他承認,他的確是慢慢地在改變中,而且現在的他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防備心重和極為理智的冥月架了。

但是這樣的變化卻讓他感到很不習慣,他先前的偽裝只是很單純地為了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到一丁點的傷害,而今日的這種變化讓他很是害怕,而且不知如何是好。

有時他會想著:他這樣好嗎!?可是,沒有人能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也許某天,他會因為沒有防備而被最愛的人給背叛。

惶恐地思考著,冥月架用雙手環住自己,他很害怕如果最愛棄他而去他要怎麼辦,還有......世人看待他們的奇異眼光。

那時在超市的情景他仍舊無法忘懷,一雙雙驚疑不定的鄙夷眼光,讓他的心像是被扎了好幾根尖針似的疼痛不已,難道他們的互許是錯的!?

他曾經產生了這樣的疑問,但是他一直相信他和澪的緣份是天的安排。

不一樣的性向就得遭人反對嗎!?不!

他對澪的依賴感不是『友誼』兩個字能道清楚的,可他亦不『愛』他,這是怎樣的矛盾!?

如果為了別人的反對而做出傷害自己和所愛的人的事那才是笨蛋,可他聶澪真的是他『真正的』幸福嗎!?

冥月架心有猶疑,他不知道。

突然地,大門邊瞬間傳來的一聲抨擊聲讓他回神,「好久不見囉!月架哥。」來人竟是苓弄羽──邵星凡。

他來做什麼!?

蹙著眉又驚疑不定的冥月架回過瞳眸,就望見苓弄羽一臉悠遊地立在被開啟的大門旁,可愛的臉上堆滿了笑容,不過那笑讓冥月架有好一會兒的怔愣,不知道這次他來見他又是為了什麼樣的事,該不會是那隻老狐狸又在打他的什麼主意吧!?

掩住心底的那抹驚訝的冥月架朝他招呼一聲,「坐吧!」嘆口氣,他知道該來的逃不掉,不如就順其自然吧!

苓弄羽微笑地聽著冥月架的柔聲就坐了,他來,的確是找錯了時間。

因為他看得出來,月架哥他目前的心情似乎是有點受到不明的原因影響,他該晚點來的!

「有什麼重要的事嗎?」冥月架望了他一眼,他知道他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他今天來找他,想必有事要轉達給他吧!

「那顆『天使之眼』,藏著重大的秘密。」也不多說,苓弄羽直接點出事情的重點。

其實,當他從皇門門主那兒曉得這件事時也大吃了一驚,門主告訴他必須向冥月架索回那另一半的天使之眼後才能解開謎底。

依他想,門主的目標似乎是知道這『天使之眼』其中藏匿著的大秘密,所以他偷偷地跟蹤門主去和他口中的收藏家朋友會面,偷聽他們的談話,這才發現一個極大的秘密,原來這顆天使之眼竟然暗藏玄機,裡頭藏著一筆大寶藏!

冥月架驚詫地拿出當初聶澪塞給他的那隻鑲有另一半天使之眼的鑰匙。

「秘密!?」這......聶澪並沒有這麼告訴他呀!難道他也不曉得這件事嗎!?

「是的!所以門主現在極欲想得到它!據說它暗藏了某筆寶藏!」

冥月架皺眉地低首瞅著手中隨話掏出的那串鑰匙,冥月架不語了。

他該給嗎!?不!他不想。因為這是澪唯一給他剩下的紀念,他無法交出去!

咬咬唇,他必須拒絕苓弄羽的遊說。

突然地,他卻看著他微笑了,而那朵微笑讓冥月架不明白地瞇起眼,「你!?」他是什麼用意呢?

「我在來你這兒的時間就想你一定不願交出來,所以我並未打算強奪。」邵星凡的這一句話讓冥月架當下放鬆了心防。

「謝謝。不過......」他頓了下,欲言又止。

「如果你是擔心我沒辦法交差的話。」苓弄羽朝冥月架眨眼,「我已經想到好辦法了,不用擔心!」

冥月架笑了。

「不過......我們必須成為敵人!」末了,苓弄羽馬上就看到冥月架那蹙眉又驚疑的眸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