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飽了肚子的安子剛馬上一個轉身,又回到原來的棄屍地點附近走動,然後一個人鬼鬼祟祟地東張西望著,他就是希望因為這樣的尋找能夠找出些什麼重要的線索,比如說是兇手那時分別棄屍的地點。

這種想法驅使著安子剛不顧勞累的身體,硬是要探出一點的消息。

原來這附近的治安本來就不是很好了,雖說台北是個閃亮耀眼又五光十色的國際都市,但是犯罪事件卻愈來愈多、愈來愈層出不窮,歹徒的手法當然也跟著一再翻新。

彷彿在跟警方玩個鬥智、鬥力的遊戲般的樂此不疲,卻是急壞了警察們和嚇壞了市民。

有時候他真的很懷疑,是否世界末日要到了!?
要不然怎麼會出這麼多的事件讓他們處理到七竅生煙的情況!?

他更懷疑除了公權力和一般人之外,世界的背後還有一雙詭異的黑色推手在玩弄著他們與所有人,看著他們在染了色的染缸裡頭翻滾,看著他們滑稽的模樣以為取樂。
不過...這些都只是他的想像。

安子剛搔搔頭,緩步地再走到當時他們所裡撿到的那袋屍體的那棟公寓樓下,正當他發著愣地盯著那根電線桿直瞧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自公寓的大門裡衝了出來,把發呆的安子剛撞了個滿懷。

安子剛與那人影雙雙跌到柏油路上頭,然後聽得被壓住的安子剛一聲痛呼和咒罵:「是哪個沒長眼的啊!?哎~~哎~~痛死了!shit!」雙手被迫撐地以穩住身勢而沒被壓得直接趴倒的安子剛咒罵,臉色痛苦。

這樣一撞又一跌,他的腰都快斷了!

忍不住想開罵的安子剛低著頭,瞥了那人影還賴在自己懷裡不可自抑地顫抖著身軀的纖弱模樣,大大地激起了他的保護欲,英雄思想馬上蹦出腦袋來。

「喂!你在怕什麼啊!?還是有什麼我能幫忙的!?我是警察,你儘管說吧!」安子剛只差沒拍胸脯保證了,由於他只看得到那人的髮頂,所以他微微推開埋於他的懷中的那張臉蛋。

「...你!是你啊...」愕然地盯著眼前的俊秀男人,安子剛想起了他不是在多天前見過這個人一面嗎!?

不過,當安子剛驚訝的同時間,那人影也抬首瞅著他的驚嚇表情,自己也跟著訝異,沒想到他撞上的人會是他,那天嘲笑他的警察─安子剛,只不過他現在沒有心情跟他吵架。

「...」徐若思像隻受驚的兔子般顫抖抖地偎在安子剛懷裡,嗅著他的男子氣息,頓時覺得心安不少,但又馬上憶起他是偵辦那分屍案子的警察時,心頭卻立刻驚跳了起來,雙手緊緊地抓住安子剛的衣服不肯鬆手。

「喂...」安子剛皺起眉頭,瞪著徐若思臉上的不安表情與驚嚇,他將唇瓣咬得死白,臉色也不太好的樣子,好像是遇上什麼麻煩了,因而同情心一起的,安子剛彆扭地搭上他的肩,「喂...你怎麼了啊!?」

聞言仰起螓首的徐若思盯著安子剛的疑問不說話,只是這樣一直定定地瞅著他,像在確定些什麼。

然後,沒轍的安子剛抬起擦破皮的掌心撫著自己的頭,歎息:「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可以嗎?」

徐若思依然無言,只得任安子剛把他扶起,牽著他的手踱離原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