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那天,橙紅的天空映著一地的血紅色,兩相輝映而顯得很是美麗與詭譎。

整座山寨在夕落之後有如一座死城,沒有半點的人聲。
平時,寨子裡頭只要一到天黑,眾人都會互相地吆喝著下山打劫...
但是,這會兒卻沒人出聲。

而且,屍身們堆了一地,中箭倒下的遠比被砍殺死的人還多,簡直像是個活靶,身上四處被插滿了箭矢。
還有的四肢不全、頭顱或是身上的一部份,因為死前遭人砍殺而亂滾至地上。

還記得當他所有的兄弟們卯起來和官兵生死戰的時候,他把明明推到秘門裡頭之後,自己卻還是拿著刀,迎向敵人的襲來,他左砍一個、右踢一腳,眼看著其他的弟兄把那群官兵給砍得只剩下半數...

沒想到那男子竟然朝外頭的即時又趕來的援兵揮手,然後,眾人眼見苗頭不對地圍住他,驚慌地大喊著要他快點逃跑...

「來人,準備─放箭──」水無痕皺著眉看著地上躺著的同道,心想這件事還真是個麻煩...

「頭子,你快點走!」眾人直呼不妙,看著那指揮官指示原來所剩下的那幾個官兵們退到弓箭手身後,箭矢的目標通通對著他們了。

「可是─」楊立威說什麼都不想走,皺著眉的他看著最外圍的兄弟們已然身前中了幾隻箭,卻隱忍著疼痛要護他周全,楊立威震愕地說不出話來了,天人交戰的他看著眼前的他們居於劣勢,卻沒辦法扭轉。

「寨主!明明需要你照顧!」一個大漢這麼大吼著,唇角滴著血,中了三隻箭的他仍舊硬撐著沒躺下。

最後,牙一咬地,眾人互視幾眼,然後一口氣地圍著寨主往前一衝──
「兄弟們,反正前、後都是一刀──衝啊!」幾個人的大呼震住了所有的人,包括水無痕。

他們將楊立威順利擠出了寨門外,然後返身回擋在他面前,大叫。

「快走!」

楊立威掙扎地握緊了刀柄,無可奈何地一個轉身使出輕功逃跑,但是身後傳來眾人的大呼和箭矢破空的疾速聲使他悚了一悚。

”他楊立威發誓,若他能逃出生天,他必定會為寨子裡的兄弟們復仇,跟尹衡討這一條血債...!”

而現在...機會來了!

楊立威走在尹府的曲廊上,不管僕人那道道奇怪的注視,他扮成一個老頭子和這尹府管家做了交易,他將當時尹衡用來贖尹雪染的贖金銀票十萬全給了那貪得無厭的管家,自己推說要到尹府來找尋當年的舊情人,讓管家暫時回鄉,由他暫代他的位置...。

沒想到那年輕人受到這筆龐大的金錢誘惑,竟然相信了他的話...

呵、呵、呵呵...
這大概是天助他也...

楊立威扮成的老頭的雙目閃過一抹陰狠。

他要讓尹衡賠命來...

◎◎◎

尹衡坐在大廳之上,俊臉微帶了抹複雜神色,只要一思及雪染,他就覺得心情給一朵朵的濃雲掩蓋住了,胸口鬱悶不已。

雖說他已經決定要殺了雪染,但是他心底卻隱約傳來一陣陣的撕裂痛楚,讓他沒有心情思考任何事。

感覺自己已經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了...
好像整個人都受自己的控制,身心都吶喊著想要雪染...

這樣下去不行!他會因他而產生混亂的...

尹衡皺著眉,逼迫自己再去想起爹爹的離開,拋下孤單的自己的那些怨恨...

是啊!看看爹爹,他是什麼樣的下場!?
朱倩最後竟然拖著爹爹一起溺斃於荷池底...
他不能跟爹爹一樣。

正思考著這些問題的尹衡沒有留意自己的面前已經無聲地站著一個人,而這個人現在正用陰極的表情狠瞪著他。

握緊了手的楊立威一見到尹衡,雙目大瞠,所有的理智幾乎快要喪失。
他害死所有兄弟,連明明都不知去向,尹衡該死!
可是...
現在這時刻...他無法動他一根毫毛!

楊立威忿恨的臉猙獰著,口中卻學著老人聲音咳了幾聲才開口:「請問,您是尹衡少爺嗎?」
提醒自己不要被識破的楊立威學得有模有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只是普通的糟老頭罷了。

尹衡被剛才那一呼便警覺地回過神來,望著堂下立了一名老者,皺眉冷冷地問:「你是誰!?」

「老朽是來暫代您家管家的人...」

老頭很有禮貌地哈腰鞠躬,尹衡弄不懂這又是怎麼回事了,看著他問:「我不懂您在說什麼...」

老頭鞠躬之後,笑了。
「是這樣的,尹少爺...其實貴府管家是我的姪子,因為他家裡發生了一點事必須處理,又無法放著工作不管,所以請我趕來...」

尹衡睨了眼堂下的老頭,沉默地聽他娓娓道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