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的漆黑。
深夜時分,萬籟俱寂。

沁香院那點著微弱搖曳的燈火已然吹熄,使得平時本來就冷清的院落顯得更加得冷寂。
當然,在這樣一片黑的情況之下的雪染早就上床就寢,他拉過一條繡有鴛鴦的錦被蓋上,一頭長髮散在枕邊四處,雙眸凝閉。

周遭全然的靜寂,只剩下雪染那聲聲細微的淺淡的呼息聲。

但不知多久之後,自沁香院的廊外頭忽然可以聽見一道刻意放輕的腳步聲,那緩緩踏著的步伐很是整齊,一步、一步地靠近沁香院大門...

如貓兒的腳步一般的輕盈,因此也並沒有驚醒房裡頭睡得香甜的雪染。

黑夜裡只見那抹黑色人影拿了一把懷劍,刀刃閃爍著白芒,在黑夜下顯得微弱的淡芒隱約發亮著,來人慢慢逼進大門。

踏進大門內裡、熟悉地腳步踏進花廳,然後一個撩起布帛,小心地進入房裡,那人影握緊了手中的懷劍,走近床沿。
床沿邊是睡得香甜的美麗人兒,他閉眼安靜地睡著了,恬靜的模樣讓那人停下了動作,直直地盯著他的睡顏瞧,握著懷劍的手緊了又緊。

猶豫著,是否要真的動手。

來人無言地半靠近雪染那張雪白無塵的潔淨睡顏,發了怔,看著他淺淡地呼息著、胸口起伏著,他就覺得有種安心的幸福感覺。

不,不對!
他到底在想什麼啊!?
來人咬著牙,握著懷劍的手抖著。

他今晚來的目的不就是要殺了他來讓自己解脫嗎...!?
怎可有婦人之仁!

想至此的他再度咬緊牙,心一狠,雙手握緊懷劍,半跪在床上瞅著目標的要害,然後痛苦地閉上眼將懷劍往下一刺──

不!!

男子在雪染的胸前幾寸地方緊急地煞住手,懷劍的劍刃因而恰好地抵住雪染的衣結前方,刀刃還是白芒耀眼,沒有染上鮮紅色的慶幸讓他再度震愕。

難道...
他已經殺不了雪染了!?

這個猜測讓他的臉色在黑暗中大變,像是晴天霹靂般地劈中他的腦子,讓他的理智與冷然全數陣亡,不能回復,最後,他驚詫地呆滯著臉,攤著雙手垂在身側,手中無力改變事實的懷劍”喀咚”一聲地落於被褥上頭,臉色遽變的男子慌張地下了床,匆忙離開。

由於大門先前被那人影打了開而並未隨手關上,因此他又自那縫隙中離開...

就在他離開後一會兒的時間,原本該躺於床上安睡的人兒因而睜開了雙眼,雙眸空洞無神,在他聽見腳步聲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知道那個人是誰了...
因此他繼續裝睡,想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

沒料到...

雪染痛苦地閉上眼,眼睫沾著淚,那透明的晶露便這樣一顆顆滑落腮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