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沁香院的荷池邊坐著一抹人影,長長的烏髮即將與黑夜融為一體似的,那身白袍卻鮮明地躍於黑夜之上,纖細的四肢有如女子。

那人影便是尹雪染。

他仰著首望著天邊那輪明月掛於天際並且散發著朦朧的光,星子聚散在它身邊,眾星拱月般的,讓那月輪的光顯得更加光亮。
荷池邊的風兒颯颯,搖動著荷枝,掠過樹稍,帶起了一陣輕風微拂,吹動了雪染那白袍的衣角邊緣和幾綹烏髮,揚起。

他知道楊立威的痛苦。
被留下或是拋棄的人很可悲又可憐,就像他一樣...

在爹、娘皆離開的狀況下,他只剩下親愛的大哥,尹衡。

但是,他亦知道自己阻礙楊立威的復仇也是不對的...
如果這麼做了,他會覺得對不住自己的良心,更對不起那些冤死的魂...
包括明明。

因此,他並沒有什麼資格可以阻止楊立威的決心。

但是...
尹衡若有個萬一,他更會心痛至死...
所以,他不能讓他先他離去...

垂著瞳眸蓋住眼底的悲傷,雪染隻手揪住自己的衣緣,心頭兀自發著疼痛。

尹衡不能死!
他還有尹府的所有人要照顧,他還有...

雪染一個咬唇,淚水不知何時滑落腮邊,他揩去眼角的淚,沒說出自己心底真正的決定。
最不該存在的人是他...
就算他消失了也無所謂吧!

明眸染著哀愁的雪染緩慢起了身,準備踱門進房裡去,忽然間,一股力襲上他的背,硬是這樣推了他一把,使得立於池邊的雪染在猝不及防之下跌進荷池底。

被陣陣的水波激得無法呼吸、即將被水掩埋的雪染掙著手在空氣中揮盪數下,口裡喊不出聲音,全讓水吞噬了,但是他的眼底卻映入待在荷池邊、正彎身對著他揚起一朵詭異笑容的滿兒身影...

「只要你死了,他便是我的了...」滿兒微笑,沒有伸出手來搭救尹雪染的打算,在雪染心底留下一道驚詫。
在月光的照耀下的滿兒的那張美麗的臉竟然扭曲到無法辨認...

雪染給這情景一嚇,連忙浮出水面咳了幾聲,喉中的水跟著吐出來,臉色發白又全身發涼的雪染顧不及其他地放聲大喊──

「救...救命啊...咳...」

滿兒聞言一個怒瞪,沒想到尹雪染竟然還不放棄,於是,她邪惡地伸出纖手,對著池邊的雪染的髮頂一壓而下...

最後,聞聲而來的管家和尹衡便見到了這驚心動魄的一面。

尹衡雙目貲裂,幾個大踏步地趕過去,連口氣地揪開欲行兇的滿兒,把她摔在一邊不管後,隨即伸出手搭上雪染的手臂,一拉。

雪染自荷池底被尹衡撈了起來,他滿臉水漬又無力地發著抖,靠在尹衡懷中,尹衡的手還兀自抖顫著。
雪染差些也跟著葬身於池底了!

看著懷中的雪染咳了幾聲,蒼白的臉色和渾身打顫的虛弱都教他怒髮衝冠,忙以眼神示意管家踱來,管家不敢耽擱,走了過來接過雪染,憂心忡忡。

「先找大夫!」

管家沒敢拂逆地抱著雪染快步進房,獨留下尹衡與滿兒。

尹衡怒不可遏。「秦─滿─兒─!」迴身。

被鷹目鎖住的滿兒聽見尹衡那咬牙切齒的忍耐聲,嚇得當場花容失色。

「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