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發著燒。

自落水處被尹衡救上來之後,管家讓人連夜商請大夫前來替雪染看病,據大夫所說的,雪染似乎因為落水而感染了風寒症狀,所以全身發著駭人的高燒不退。

尹衡急得黑了整張臉色,說起來,始作俑者是那個他買下來的歌女,秦滿兒!
濤天大怒的怒氣使得尹衡氣得全身打著顫,在大夫進門之後便親自將那肇事的秦滿兒給丟出尹府大門,不管她如何哭喊。

不要怪他不留情面,是那個不知好歹的愚蠢女人逼他這麼做的!

尹衡坐在沁香院裡的雪染的床邊看護著,那萬般焦急的模樣使得一邊偶爾前來探視和端送午膳的凝姨和管家搖頭。

他發誓,如果雪染有個萬一的話...
那秦滿兒就繃緊皮吧!
他會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威脅的心念才一動起,尹衡忽然間憶及,其實最想要終結雪染的性命的人是他!

是他啊!

臉龐略顯狼狽地像摸著了燙手山芋般的丟開雪染的纖手的尹衡這才發覺原來雪染真的在他心底已經有超出手足的感情,並且生了根地讓他無法再忽略他的存在,這一點他雖然早已明白,但是他卻為了自己的怨恨,忽略它、鄙視自己的感受...。

尹衡趴於雪染的床沿,心痛難抑。
是他的固執害慘了他們兩個人的,如果他能早點接受並且明白的話...

他怨恨的朱倩已經不這個世界上了,他心底的朱倩早化為一堆白骨,但是他的餘恨至今未消,一直折磨著自己與雪染...

現在他所恨的不過是個假象罷了...

只是這個明白來得有點晚了。

抬起頭來的尹衡深情地盯著雪染那無血色的臉龐,唇間的蒼白竟教他的心頭隱隱作痛了起來,像是為他所受的磨難而傷心般,沉重得有如心頭沉甸、壓住他不動的石塊...

顫抖抖地伸過手去,再度握住雪染那毫無動靜的手,眼眶感到一陣的燒熱,淚就這麼泛滿了眼眶底,但是尹衡一個仰首,忍住了。

「雪染...」輕吟了聲,尹衡看見床沿躺臥著的人兒似乎因此呼喚而眨動了眼睫,為了確信自己沒看錯的尹衡忍住興奮,抖顫著嗓音再度喚了聲:「...雪染?」

雪染轉眼間悠然地睜開雙眸了,眼瞳的光點凝聚,意識回籠,赫見床沿邊的尹衡,便露出了一抹淺淡微笑。
「...尹...」”衡”字未出口的他,瞬間,自己的唇卻讓尹衡以手指貼住。

「大夫說你要好好休養,現在不要說話...我拿點水給你...」尹衡轉過身之時,雪染又再度睡去,等到尹衡再迴身時,卻發現雪染已經閉上了眼瞳,使得他趕緊踱過他身邊,探了探,才知道雪染只是睡去,便安心地繼續守於床沿。

這一幕正好落入正要前來通知尹衡,雪染的藥方已經煎好了的管家的眼中。

看來,最近幾天他就能找到時機可以執行他的復仇了...

楊立威扮成的老管家的眼中掠過一抹陰鷙...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