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結束了與展於歡的會面之後的聶澪轉回他的住處,俐落地將車子停進車庫後,便隨即打開車門走下了車,然後直接搭乘電梯往上。

這次會面,展於歡已經同他說明了整件事情,並且還要求他必須好好保護冥月架,因為他深怕皇門門主會因冥月架動念想要脫離皇門的這個行為而對他造成傷害。

其實他也知道冥月架拿了他的天使之眼去交換退出皇門的條件,他本人是沒有什麼意見,所以他決定裝作什麼都不知情。

沒讓聶澪有時間思考,電梯『噹──』的一聲,當電梯門大大開啟之時,聶澪已經緩緩地走出,而後沒意外地遇見剛好在巡視各樓層的大樓管理員。

「聶先生回來了呀?」管理員親切地微笑著。

「是的。」聶澪也微勾起唇角,「啊!請問你有看見有人從我住的地方出來過嗎!?」喊住管理員欲離開的腳步,聶澪於是問道。

「沒有喔!」管理員搖頭,似乎很納悶他為何會如此問地皺起眉。

......那就是沒出門囉!?

聽聞這個肯定句之後,很放心地笑了笑的聶澪輕聲說:「謝謝你了。」

這時的冥月架正坐在沙發上,很無聊地用雙手托腮,並且漫無目的地發著呆,像座石雕似的一動也不動。

突然揚起一抹笑容的冥月架其實知道他這種散漫個性曾經惹火不少人,但他卻一點想改變的意思都沒有;不過他得承認這一切自聶澪黏上他時就已經傾圮到不復原樣,而他不喜歡這種失去的感覺。

沉浸在思考中的冥月架於驟然間聽見了大門被打開的聲響,便已察覺是這棟房子的主人回來了,而仍舊沒啥表情的冥月架還是一句話也不吭,毫不理會來人已靠近他並坐近他身旁,直到對方開口為止。

「我今天和他見面了。」聶澪臉色不改,也沒有任何動作,眼神就這樣定定地望著前方。

「誰!?」懶懶地出聲,冥月架想不注意他很難,因為他的手此刻正被緊握著。

「展於歡。」淡淡地說出名字,聶澪小心翼翼地注意身旁的人會有什麼反應,但他卻失望了,因為冥月架仍是那張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笑臉。

「哦。」

不感興趣地哼了聲,冥月架試著不去在意,可是聶澪不許他逃避,用力地扳過冥月架的雙肩,忍不住質問道:「他到底和你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知道你所有的事!?」說明白些,他是在嫉妒沒錯,但他不會承認,在他還沒弄清楚冥月架對自己是何感覺前。

聞言,原本一臉閒適的冥月架馬上變了臉色,動手甩開聶澪的雙手怒道:「你也未免管太多了吧!?」他是他用天使之眼換來的沒有錯,但那不表示他得處處受他的限制及干涉!

再次拉過冥月架,聶澪執意要得到答案地繼續追問:「他和你究竟是什麼關係?」他不喜歡冥月架事事都瞞著他。

結果,被他這麼一糾纏,冥月架也耐不住脾氣了,「放開!」

固執要得到答案的聶澪仍是不放手,「你還沒回答我。」瞪著一臉不耐的冥月架,聶澪發誓他今天一定要解開他心中所有的疑惑。

怒火頓時自腹中升起,冥月架用力格開聶澪箝制他的手,跟著取下了掛在脖頸上的鍊墜丟還給聶澪,冷聲道:「這東西還給你,從此以後我們最好不要再見面了!」說著,他猛然站起之後,準備轉身步出大門。

「難道你想毀約嗎!?」聶澪盯著手中交還的鍊子,將目光瞪向冥月架的背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