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們解除約定吧。」冥月架淡瞥著正露出難以置信表情的聶澪,語氣裡不帶任何的感情,打算讓他們的約定到此為止。

「你!」微愕的聶澪緊盯著冥月架那副不似隨意說說的表情,心頭隱約泛起一抹忿怒,「你想不守信用!?」聶澪望著他許久,終將把那句開口挽留冥月架的話再吞回肚裡。

淡掃他一眼,冥月架又道:「是你讓我想離開的。」

「你和他果然和他有那種關係!」怒氣一來,聶澪當場口不擇言地傷害了冥月架。

「你──」

「你愛他他就一定愛你嗎!?」忿忿不平的聶澪挑出冥月架心底那難以揪開的疼痛點,氣怒道。

「住口!」冥月架狂喊了一聲,只因為聶澪正好說中了他的痛處,十分殘忍地將他看似復原的傷口再度扯裂,濃濃的鮮血正從他那顆敏感易傷的心汩汩地流淌而出,而罪魁禍首仍不知自己徹底地讓他感到心寒。

「怎麼!?我說對了嗎!?」苦澀一笑,原本想試試他的話到頭來卻傷了自己。

這還真是諷刺!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絕美纖細的人兒竟將他的心給了那個人!

弄不清心底對冥月架究竟是何種感情的聶澪難以承受地揪著心、蹙緊眉頭:而看不見聶澪心中的掙扎,冥月架一昧認為他傷害了他,讓他又憶起展於歡的無情,忍不住衝口大吼。

「為什麼!?」冥月架撇過首,不讓他見到自己已然紅了的眼,為什麼你要這樣挖我的傷口!?

就是因為在乎你呀!

聶澪望著他,無言;他該將他的感覺告訴他嗎!?只怕他會用那嘲諷的眼神看他吧!因為他只愛那個人──展於歡!

「沒話說了,還是啞了!?」露出一抹嘲笑,冥月架表情僵硬地說著,不知道他回過來的眼中已悄然地洩露太多秘密和感情,有複雜、有受傷,而且還讓聶澪一目了然,清楚他的無助與掙扎。

「你......」也是和他一樣的心情嗎!?

聶澪為此發現而心悸著,難道他在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把心擱在眼前的美麗人兒身上了嗎!?

「我不需要你多餘的同情。」太清楚他的眼底滿盛著什麼樣的感情,冥月架冰寒的口氣引來了聶澪的同情目光,他對展於歡的感情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更何況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他不會了解他現在心有多痛,而他竟然一副『我了解』的樣子。

心底的最深處被觸及的冥月架一臉惱羞成怒。

不知冥月架的思緒百轉千折,聶澪也不清楚冥月架到底在氣些什麼,「我沒有。」聶澪想要試圖解釋對他的感覺不是同情,而是──

「你說謊!不要同......」一開口,冥月架還未說完的話全讓聶澪用唇瓣堵住,只能咿咿唔唔地發出聲音。

「唔!」他的狂鷙嚇住了冥月架,雖然他努力地想要掙脫出聶澪的掌控,但卻無法移動分毫,「放開!」趁著喘氣的空檔,冥月架本想揚手打人卻被聶澪輕易地箝制住手腕而動彈不得,讓他不甘地咬著粉唇。

「從來沒有人敢對我動手。」陰鷙地瞪著他染上狂怒的清逸容顏,聶澪心中竟產生一抹前所未有的欲望及憐惜。

似乎察覺到不對勁,冥月架掙動得更厲害了,但聶澪可不會就這樣放過他,他可是不折不扣的『獵人』,而獵人在面對獵物的時候是不能心軟的。

所以,他要他!縱使這個決定可能會讓他後悔。

得知自己的心意後,聶澪無言地扯過冥月架。

「你究竟要到哪裡去!?」話中帶著一絲防備的冥月架在看到房中的超大雙人床後馬上頓住,「你......」冥月架倒抽了口涼氣、雙目圓睜,想反手脫逃時卻被聶澪架住了,動彈不得的窘境讓他一個低咒出聲。

該死的!

雙目牢牢鎖住眼前的人兒紅著雙頰的誘人模樣,他隻手撫過他的芙頰邊,神情鎮定地宣佈道:「我要你!」當宣稱一發出,聶澪便一把摟住還來不及反抗的冥月架就是一陣法式熱吻,將他吻得身體虛軟、臉蛋潮紅,僅能留住一絲理智後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