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白天取代了黑夜。

此刻早已醒過來的冥月架受不了早晨的清冷,於是更加地縮著身子偎近聶澪,而後者也意識到懷中人的肌膚已呈冰涼後毫不猶疑地將人攬得更緊,兩人之間絲毫沒有任何的空隙。

「所有的事,你都從展於歡那兒知道了!?」低聲問著,冥月架任由聶澪的大手游走在自己白皙光滑的背部,而懶得去撥開它,這個人老愛恣意妄為,就算是他反對也沒用,所以不如順著他算了。

雖然他惱火於自己的配合,冥月架咬著唇後悔。

「嗯......總之該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只除了對方有意隱瞞我的那一段。」聶澪如是說著,一邊玩弄著懷中人那烏黑如絲的秀髮,嘴角微揚。

冥月架覺得這件事可奇了,「你知道他沒告訴你的那些事是什麼!?」

扯唇一笑,聶澪突然發現他的問題問得實在很沒道理,於是反問:「親愛的月,請問我是誰!?」

冥月架被問的一臉茫然,順便忽略他那句『親愛的』:「你不是聶澪嗎!?」難不成他還是他冥月架!?

瞧著心愛的寶貝把他當瘋子瞧的聶澪不怒反笑,「哎,難不成是我把你嚇傻了嗎!?」

緊緊地蹙著眉,冥月架不悅地問:「你究竟在說些什麼!?」

「我是指昨夜......」不懷好意地朝著一臉茫然的冥月架猛笑著,而後發現他原本白皙的臉色在聶澪刻意的嘲笑下跟著轉紅。

「你!」冥月架只得以忿怒來掩飾他的不好意思。

雙瞳閃著一抹光芒,由於此刻礙於不能和他當場撕破臉的原因,冥月架也僅是怒瞥了聶澪一眼;因為要取得這個人的信任實在是有點難度,所以他也只有在這種時候裝裝傻。

「好,我不說。」明白冥月架似乎有點生氣了,聶澪只好賠罪,「我剛剛的意思是我可以利用情報網來調查,所以我能知道那些我不知道的事。」他所效忠的『凌雲門』的情報網遍及各地,況且收集情報亦是他的專才。

冥月架沒答話,只是靜靜地賴在他懷抱中,末了才開口:「答應我,不要管我的事好嗎!?」

這句話讓聶澪一怔,旋即翻過身將冥月架壓在身下,懲罰似地在他肩頭上輕輕一咬。

「做什麼!?」蹙著眉,他的一雙細長的手臂直直地抵在聶澪胸前推拒著,然後在發現自己仍是無法撼動他一分一毫時候便宣告似地歎了口氣。

不想他逃避自己的聶澪隻手扳正那張絕美臉蛋,「我不可能丟下你不管的,月。」這句柔柔的輕喚聲讓冥月架的肩輕顫了一下,可他還是不懂聶澪為何執意要他,他不過是個聽命於人的噬血殺手,何況他還揹負著許多恩仇,何況他還是他的──

最後,想不透的他的眼瞳中因為此刻的思考而掠過一抹寒芒,冥月架輕輕抿唇,抬眸瞅著在他上方的聶澪,而後當場反轉過身去。

聶澪盯著他的美麗側臉沉默了;他知道他在逃避他。

冥月架掙扎著起身,卻仍是被他的雙臂拖住,「你要去哪!?」靠在他身旁的聶澪以低緩有磁性的聲音騷擾他的聽覺,而不習慣別人耳語的冥月架對於他的親蜜表示不自覺地擰眉。

「......我想去找點東西吃。」伸手微微推開了他,冥月架雙手緊拉著被沿,長髮散落在纖肩上,露出美好的頸部線條,本想站起身來的他卻感到雙腿發出抗議的痠痛,當場又坐回床沿、神色懊惱地垂著長睫、咬著下唇沉默不語。

「別生氣,嗯!?」知道冥月架正暗自惱怒他,於是半支起身來環住他的纖背、跟著順勢吻上冥月架的芙頰,一雙手甚不規矩的在他身上肆虐著,而聶澪已經愛上這種抱著他的感覺。

「.......你在摸哪裡!?」赧紅了臉,冥月架氣喘噓噓地制住他那隻輕撫他的手,低斥變成了陣陣的撒嬌。

「乖點,大野狼現在肚子餓了要吃東西。」不管他的反對,聶澪仍繼續他的動作,惹得靠在他懷裏的人兒發出陣陣的誘人呻吟。

「嗯......要吃東西我、去弄......」仍在抗拒著,希望聶澪能夠放他一馬,但是只怕他還沒饜足。

「不,牠想吃小紅帽......」他在冥月架的唇間邪笑地開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