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辟邪劍 卷十】5/終




晴明換上了一襲朱紅色的狩衣,博雅一臉抱歉地對坐在晴明面前。

「晴明啊......」博雅微帶愧疚地開口了,適才他趁晴明回到屋內換上乾淨的衣物時,把一邊的靈童抓來問了才知道,原來他就是那個毀壞晴明邸木柱的兇手,雖然說他實在是一點記憶都沒有。

靈童說是他讓剛才拜訪過晴明的那名獵人所帶的辟邪劍給操縱了,所以他才會忘記了自己前不久所做的糊塗事。

博雅一聽就馬上聳起了眉峰,他知道自己又闖禍了,還連累晴明趕來阻止他的破壞,差點就親手殺了晴明......

博雅一思及晴明很有可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自己枉砍殺了,想都不想地直起身來,衝動地一個向前抱住晴明,卻還是無法抹去心底的那抹歉疚與駭怕。

晴明經博雅這樣一摟,這種無法以常理來算的行動震直了他的眼。

「抱歉......晴明......你差點......」博雅抱住懷中的纖細身軀,抖著音。

奇怪了!晴明明明已經沒有事地坐在自己面前了,他卻沒有辦法讓自己不在乎地繼續和晴明聊天喝酒。

望著自己在晴明背後那微顫慄著的手掌,博雅發現他是真的不願失去這位摯友!

深深地!

晴明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重要到連自己都害怕的地步。

所以他不知道如果有天晴明不再對著他微笑了,不再喊他”博雅”了,他會變得如何......

似乎隱約察覺了博雅的惶惑與不安,晴明背著他露出一抹微笑,微推開博雅,輕語著:「放心吧!博雅,這世上還有我留戀的事…我不會比你早離開的!」

博雅瞅著晴明不答話,雖然晴明自己這樣說了,但是他知道晴明並不真的在乎。

晴明不語地泛著淺笑,轉移話題,「不過......你今天是來破壞的吧!?我的窄廊就這樣被你毀了......你說要怎麼賠給我呢!?」語氣帶著一抹戲謔,望著博雅似乎隨著他的話而又回想到剛才的事上,一抹笑意悄悄溜過晴明的唇邊。

「唔…真是抱歉啊!」博雅搔搔頭,很容易又被晴明的話轉移了注意力,回眸望向那已被晴明以符紙略處理過的木柱,雖然不太妥當,但是要翻修的話只好改天讓府上的工匠到晴明邸一趟了。

晴明微笑。

「但是,晴明啊!如果我是真的被那把劍操縱了,那麼之前那獵人拿著它為什麼也都沒有事?」博雅想了想,問。

這件事也很奇怪呀!那人拿了沒事發生,為何他一碰就被附身啊!?

「喔......那個呀......」晴明端捧著蜜蟲倒好酒的酒杯送到唇邊,「那是因為你實在是很好控制嘛!」

博雅一聽,死蹙著眉頭。「晴明啊......你又是在耍我玩嗎?說老實話啊!」

晴明哈哈大笑,「我這樣說是有原因的,那是因為兩股邪氣相抵制嘛!所以那人當然沒事......」

博雅又傻住了,聽了晴明的解釋後反而更加糊塗,「晴明啊,你說清楚點!」

「就是那個人絕非善類的意思。你想想,那人說過辟邪劍是把皇家的陪葬物,流落了民間被他得到,你不覺得奇怪嗎!?」晴明望向正跟著他的話而思考著的博雅一眼,「能得到皇家的東西的人不是皇族就是那些非正派之人嘛!而,既是陪葬物,皇家的人絕對不會吝惜的,所以最有的可能就是──」

「你是說,那個人是個盜墓者嗎?晴明?」博雅問。

「也不盡然!或許他亦是從別人之手得到辟邪劍…」晴明道,「而,最常做這種勾當的應該是海上的民族吧!」

博雅一瞪眼,「你是說那人很有可能是海盜!?」

「唔。」

「這麼說的話,你為什麼幫他呢?晴明......」

晴明微啜了一口酒,讓酒液沾溼他的唇瓣,「唔......這跟他的身份無關吧!既然他找上我了......我沒有不幫的道理啊!?」笑意輕輕柔柔,彷彿院中的藤花瓣。

博雅睜眼,「你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啊!晴明......」歎道。

晴明綻出花般的微笑,「欸~~再怎麼不可思議,我畢竟還是一個”人”,不是嗎?博雅......」

「唔......」這倒是沒錯。

「唔!至於那把辟邪劍,我想就放你那兒吧!它已經不會再作怪了。」晴明回頭望向被他擱在一旁的辟邪劍,笑道:「掛著可以防那些東西喔......」神秘地笑著。

「晴明!你別嚇我啊!」博雅怕怕地說著,連忙退了一步,此種驚慌的舉動又讓晴明笑開了。

「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