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咒泉 卷十三】1




踏著愉快的步伐,博雅打算去找晴明喝喝酒。

這幾天來因為公事忙碌,所以他已好多天沒見到晴明的人了,剛好他今天趕在傍晚前將所有的事處理完畢,正好偷個空上晴明那兒去。

跟晴明在一起是沒有任何壓力的,這樣輕鬆的時刻讓他很是歡喜,雖然偶爾會聽晴明談到咒啦!

博雅皺了皺眉,晴明那傢伙所說的『咒』,他完全聽不懂,雖是如此,他還是喜歡和晴明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

時間似乎過的很快,當他和晴明在一起的時候。

博雅踱步來到晴明邸那繪有兩個五芒星的大門前,禮貌性地叩門,不一會兒,那門打了開來,迎接他的人是晴明的式神──蜜蟲。

她一臉微笑地望著博雅。
「博雅......」

「唔......我先進來吧......」博雅口中含糊地應了聲,沒發現不對勁的地方,逕自踏進門內,兩人經過院子,由蜜蟲領著他來到屋前的窄廊下,晴明正立在一邊。

「晴明啊!我來了!」博雅微笑著一腳走近晴明,奇怪的是,晴明在他對面立著,一動也不動,臉上泛著笑。

「奇怪了?晴明啊,你怎麼不坐呢!?」博雅發出的疑問聲使得蜜蟲噗嗤一聲笑出來,以袖掩唇,那動作和晴明如出一徹!

「蜜蟲!妳笑什麼啊?」博雅傻愣愣地問。

蜜蟲原本的忍笑聲再也止不住了,「哈哈哈哈───」臉上的燦爛笑容讓博雅不明究理。

「蜜蟲──」博雅板起臉來,這有什麼好笑的嗎!?

「咳......你先坐下吧!博雅......」蜜蟲終於勉強止住笑容,然後也不喚博雅為『博雅大人』,更奇異的是她竟然坐在晴明常坐的位置上,笑得亮眼,朝不知所以然的博雅招手。

博雅覺得很奇怪,但也還是坐了下來。

「蜜蟲,倒酒......」博雅面前的蜜蟲開口喚著另一邊的晴明,就見他端出陶盤,盤子上面放著酒瓶與酒杯。

「喂~~喂~~妳明明就是蜜蟲啊!?」博雅傻眼瞪著眼前的蜜蟲,奇了!怎麼主人得端酒送杯的,式神卻坐到他面前來了!?
呆愣住的博雅顯然被搞混了。

「啊啊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博雅急得抱頭大喊,眼睛瞪大,來回望著眼前的蜜蟲和一邊的晴明。

「哦喔喔......這下完蛋囉!博雅被我們倆給搞亂了......呵呵......」蜜蟲輕輕笑著,那神態、那動作,明明就是安倍晴明!

這樣說的同時,一邊立著的晴明也終於開口了。
「主人,博雅大人他......」

蜜蟲接收到晴明的眸光,再看了已然自坐的地方跳起來的博雅頭痛地喃喃自語著:「糟糕了!晴明是蜜蟲嗎!?還是蜜蟲其實是晴明啊!?誰來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啊──天啊──」

「晴明......難道又是你變的把戲嗎?」博雅抬起頭不悅地問。

「不是啊......」蜜蟲微笑否認。

「那是怎樣!?」

「博雅......」語氣中摻進了許多笑意的嗓音緩緩逸出蜜蟲的口,「坐下吧!我告訴你實情吧!」

博雅聞言後回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臉的凝重讓蜜蟲又笑了。

「事情是這樣的,博雅,兩天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