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藤公主 卷十二】1




已是傍晚時分。

晴明邸的窄廊下,陰陽師─安倍晴明依舊背靠著窄廊柱,微微屈膝,臉上那抹一樣從容的笑意佔據著,隻手邊閒逸地搖著木檜扇子,視線投向自己家那座如同荒野的院子。

晴明對面正坐著剛來訪不久的源博雅,他是安倍晴明的好友兼酒伴,也是常常替晴明找麻煩的麻煩人物,不過,晴明似乎很喜歡他找來的麻煩就是了。

突然間,博雅開口歎息:「晴明啊......」每當他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總是會像這樣輕柔地喚著晴明,當然,晴明也會回他一聲。

「唔?什麼事啊?」口氣完全是不在意的輕忽,讓人很容易會懷疑起說出這句話的人是否有認真地在回答;更何況,這麼說的時候,晴明仍舊一臉微笑,邊搖著扇子驅趕蚊蠅,這樣悠閒的傍晚,是他最喜歡的時刻了。

「你仔細聽我說話啊!」聽見晴明那聲不痛不癢的回答的博雅好像有點生氣,回過頭來望著晴明。

「我有啊!」晴明一邊面帶無辜地噘著嘴,一邊好心情地逗弄著一隻停在他肩上的白蝶兒,那隻蝶兒似乎是因為晴明身上那股的天竺葵香味而來。

望著晴明繼續伸長他那白皙又修長的細指,那蝶兒飛到他的指間停歇了一會兒,牠那麼乖巧的模樣使得晴明露出一抹縹緲的笑容,跟著牠那抖抖顫顫的美麗雙翼直瞧,那揮著翅膀的脆弱模樣令人愛憐。

博雅看到發怔,這時的晴明笑著微一振臂,衣袖飄著的同時,那蝶兒也飛出了兩人的視線,朝院中直撲而去了。

再回眸的晴明適巧見到博雅發呆的樣子,「怎麼了嗎?」微揚起唇角的甜笑四溢,教博雅尷尬到發不出聲音。

「呃......我是想說......」博雅硬擠出話來。

「想說?」晴明歪著首,笑得亮眼。

「唔......」博雅應了一聲,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接下自己的話,「我想說......人啊!」

「人?」晴明笑問,「你今天到底想說什麼呢?博雅......」

「唔,我想問你,人是否都會固執著某件事呢?就像院中那朵花上的蝴蝶一樣…牠只選擇停在花朵上面,從不停留於草叢間......」博雅思考著。

晴明呵呵笑了,「那蝶只是依照本能罷了,花朵是牠生命來源嘛!」

「唔?是這樣嗎!?......」博雅歪著頭,這問題的解答好像是這樣沒錯......
「但是──為什麼蝶不固執停在草間呢!?本能又是什麼!?」

「唔.......你的問題真多啊!」晴明苦笑,「本能就是自己無法去控制自己不去做某件事,而為什麼蝶兒不選擇停在草叢間是因為牠完全遵從牠的本能,因為本能可以使牠不受到危害,牠的固執是有原因的,因為草叢裡或許藏著牠的天敵......」

「唔......那麼,本能一定是好的嗎?有沒有不好的?」

「唔......對其他不是本體的來說,或許是有害的吧!因為循環嘛!就如獅子撲兔的道理,獅子不吃兔子,獅子就會餓死。」

「好難懂!」博雅皺眉兼搖頭,他的表情換來晴明的微微撇唇。

「是你自己問我的啊......」

「唔......大概是在你這兒,我才會問這樣的問題吧!」博雅想道。

晴明苦笑,不再說話地端捧起酒碟喝了一口,「喂,你今天來不只是要我解答你的疑問吧!?」

「唔......」博雅也跟著晴明端起碟子喝了一口酒,「右大臣想見你,好像是昨天聽右大臣說的,他說他的女兒,藤原香公主好像出了點問題......」

「哦!?」晴明微挑起一邊細眉。

「唔......是這樣的......」博雅老實地講述著右大臣告訴他的情形。

晴明邊聽邊點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