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咒泉 卷十三】8




就在博雅吼完的同時間,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博雅一箭步要攙扶起倒在橋邊、被取走心臟的蜜蟲(其實是晴明),沒想到蜜蟲的身體竟然變成一紙人,緩飄落地,博雅眼見此景就給愣住了,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只曉得,這大概又是晴明做的好事!

憶起先前多次老教晴明戲弄的博雅怔住半晌。

「晴──明──」馬上煞住了淚水的博雅紅著眼眶,沉著聲音,就聽見自他的背後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輕喚著他的名字。

「博雅......」晴明似乎在忍笑,因為背對著他的博雅始終沒有回頭,「該走囉!」

一迴身的晴明沒望見博雅已經立起身,回頭朝晴明踱步而去,現在,博雅已搞不清楚自己是氣晴明的戲弄還是慶幸晴明沒死。

很複雜的感覺。

「晴明......你能不能別開這種惡劣至極的玩笑啊!?」氣不過晴明像是沒事人般地前進,博雅大踏步擋住晴明的路,皺起眉頭,「你知不知道我剛才看到你那樣──」一回想起剛才的情形,博雅好像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般地激動起來,「我──」哽咽。

晴明睜大了眼,博雅似乎是很認真的模樣,「抱歉......博雅......」晴明沉默了一會兒才面無表情淡淡地說著。

「唔......」博雅點頭,「那繼續走吧!這次我會保護你的!」像是下定了什麼重大的決心般的博雅肯定地說著,一隻手緊扯住晴明,頗有保護的味道。

晴明失笑,「博雅,你真是個好人啊!」

「喂~~晴明啊,你別走太快,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喔!」眼見晴明正邁開步伐向前行的博雅緊張地說著。

晴明緩慢地露出一抹微笑。

清涼的風緩緩掃過兩人的衣間,拂過兩人的面龐,分別掠過博雅的擔心和晴明那帶著淺淡笑意的臉。

◎◎◎

一個深幽的洞穴中。

一位身著僧袍的蒙面僧侶氣忿地動手掃落他面前那張木案上頭擺放的紙旗子,大力地卸下他臉上蒙著的布巾,用力擲在洞穴中的石地上。

仔細一瞧,那畫著一條龍形的紙旗子還分別是紅色、綠色,還有黃色,而案上沒被掃落的旗子還有兩面,是藍色還有褐色。

「該死的安倍晴明......哼!你居然連著破了我的結界!」那僧侶動氣地咬牙切齒,怒說著的他狂傲地揚著臉上的那對劍眉,殺氣騰騰地,突然發出好幾聲大笑。

這時,他瞄瞄案上僅剩的兩只旗。

「哈哈哈哈!可惡的安倍......我就不信你能破得了最後的局......哼!」這樣說的僧侶將雙掌重擊在案上,那木案因受力過大而裂成了兩半,轟然一聲地垮跌在石穴中,造成陣陣的回音。

「咱們走著瞧吧!安倍晴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