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臥陰陽》/【化蝶 卷十一】11/終




按照晴明的吩咐,平源時將塗了蜜的竹竿一一拋在自己身後,所以妻子的黑蝶無法下手,他才得以安然地繼續在月下走著,準備去那小姐的住處。

平源時在晴明與博雅的視線中緩慢踱來,而他們更發現跟在平源時後頭的一抹奇怪人影。

仔細一瞧,居然是個女人!

晴明與博雅詫異地聳起眉頭,博雅還想回頭問晴明是怎麼回事時,他的手教晴明扯住,耳邊傳來晴明那低低又好聽的嗓音:「博雅,別回頭......」

博雅因為晴明近距離的碰觸而微微臉紅,但還是點了個頭當作回應。

那女人一直跟在平源時後頭,直到兩條身影消失在竹林子底,晴明才趕緊拉著博雅現身,大步地追了上去,「博雅,別跟丟了喔......」一邊笑著回眸朝博雅吩咐的晴明小聲地說著,然後自己趕緊快步跟上前方的人。

博雅也跟了上去,並刻意放輕了足音。

月下,四條人影在夜裡疾走著,直到平源時在大路邊停了下來,在一座宅邸前頓住腳步,這一幕教後頭的晴明與博雅大大地吃了一驚。

「晴明......」博雅回頭,抖著音喚道。

「唔......」晴明應了一聲,他知道博雅在害怕什麼,因為大路上並沒有這間房子,這兒原本是......

廢墟!

兩人和那詭異的女人看見平源時被請進了那宅邸內。

這時的晴明開始豎起手指唸著咒,一手拉著博雅旁若無人地踏進了屋內的庭園,而他們所聽所見都讓博雅非常害怕。

他們自門外進門內的一剎那,望見了那樹叢底下隱藏著的人的頭骨,由人的四肢骸骨所化成的樹木立在風中十分地詭異,屋內還有一陣刺鼻的腥臭味道,博雅難受地掩住半張臉。

那女人也進了屋內。

一望見丈夫和那女人有說有笑的模樣她就有滿腔的怨恨。

「平源時~~~~」咬牙切齒地喚著丈夫的名,她當然見著了丈夫在看見她時的臉上現出了驚嚇的臉色,哼!這個可惡的男人!

「啊!妳在這兒做什麼呢?」平源時顯然很驚訝,慌忙地起身,想必是妻誤會他才會跟蹤他來到小姐的屋子吧!

「你還有臉叫我!?」妻子的忿怒顯然不少,她一臉怒容地大踏著步向丈夫走去,她要報復......!

她望了眼正躲到丈夫身後的小姐,突然大笑出,眼角泛淚:「哈哈哈哈......她的身體有那麼吸引你嗎!?平源時──)恨,如潮水般地朝妻子湧來,她一揮開丈夫欲勸阻的手,一邊咬牙說著。

「妳......妳瘋了?」平源時大大詫異,他不過想解釋罷了......

「對!」妻子無言地瞪視著他,轉向丈夫身後的那女人,「我要她的命......」妻子在瞬間張大她的口,然後吐出一隻隻的黑色蝴蝶,丈夫嚇得全身發抖,沒想到自己摯愛的妻子竟然因此而變成了妖物。

可是,平源時沒注意到他身後的那位小姐突然自長長沉默中抬起頭來的同,也幻成了一隻吸人精氣的妖物。

平源時嚇得跌到地上,所以妻子的黑蝶正巧撞上了那小姐化成的妖物,將那妖物擊得往後退,心有不甘的妖物伸出長長的紅舌舔著唇,「啊啊──妳也想分一杯羹嗎!?可是這男人是我先看上的......」

平源時詫異聽見自己背後傳來一道幽緩可佈的聲音,一回頭才知道原來那位小姐也是個妖物,嚇得他當場半跑半爬地離開原地。

「妳是妖物!?」妻子不但不害怕,邊轉頭問丈夫,「你知道她是妖物嗎?」

(不!不、不......不知道啊......我只是......只是聽說......她有房子要賣,我以我才來拜託她的,我一直對妳有很多歉疚,所以我才想要讓妳過好日子的......」丈夫誠實的招供換來妻子的錯愕不已。

「所以你才來見這妖物!?」

平源時沉默。

原來......原來......

妻子落下了淚。

丈夫不是背叛她,而是真心為她設想的!可是──妻子望著半空自她口裡釋放出來的大量黑蝶,輕喃著。

「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妻子緩慢地望了丈夫一眼。

◎◎◎

晴明施法將妖物縛住並消滅後。

妻子因為怨恨已消,而且丈夫亦坦白了實情,所以她體內的那股怨氣已消失無蹤了,但是──妻子的身體卻閃著冥光。

丈夫正溫柔地抱著她,流下悔恨的淚水,如果他早些告知妻子實情後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對不起......阿萌......」

妻子微睜眼望著丈夫搖首,淚珠直落,「不,是我的錯......」

晴明與博雅看著這一幕,無語;這兩個人若都能坦白,今天亦不會發生這種遺憾的事。

「我不在了,你要多保重......源時......」妻子緩緩地說著,淚乾了,身體也在逐漸消失當中。

最後──

妻子幻成了一隻美麗的黑蝶,緩慢地飛向天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