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1



天際邊是一片的清明朗朗,幾朵白雲偶爾飄過淡藍色的穹蒼,微風吹拂著空氣中隱隱泛著的幾許花朵清香味兒,藉著輕風飄送到各地。

夏蟬輕鳴、幾隻蝴蝶在草叢間飛舞著,偶然間,樹梢輕緩地隨風搖動著時候也順便帶來了一陣陣屬於大自然的優美響樂,和著風發出的聲響實在令人忍不住陶醉其中。

至少,窄廊上的兩抹身影的其中之一、那抹身著黑衣的武士便是如此,他端正地坐在廊板上頭,凝神細聽著樹上棲息的鳥兒的聲聲啼叫、樹梢搖動的沙沙聲音和輕微到難以察覺的風聲,一邊捧著酒碟子、一邊微笑。

「晴明啊......這樣悠閒的日子還真是愜意極了......」

聽了這句話,坐在武士對面的陰陽師忽然間垂下手、一邊擱下那裝滿酒液的酒碟子,一邊頗為興味地抬起眼來,對著武士含笑道:「喔?原來你自下朝後便急忙地趕來我這兒,難道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嗎!?」

武士自庭院裡頭的花花草草上回過神來,努嘴地暫時把視線瞥向他面前搖著扇子、似笑非笑的陰陽師,「我才不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呢!晴明......」

陰陽師仍舊笑著,挑高著一邊的細長柳眉,問:「不然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事!?」說著,他垂睫地一個甩袖、接著再度捧起他剛才擱置於廊板上的酒碟子,送到他那總是像是擦了胭脂般紅潤的丹唇邊輕輕一啜,頓時感到一股暖流與芳香自口裡進入之後便順著長長的喉嚨順滑而下。

好酒......。

武士托著腮、不悅地努嘴,似乎是在鬧脾氣地把頭一撇,冷淡地一邊咕噥著:「你這樣子問,好像我只有在事情發生的時候才會來找你幫忙似的......」

陰陽師反而笑了,搖手,「抱歉,博雅,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武士輕哼了一聲,望著陰陽師因為他突然起來的彆扭而皺起眉頭,也就不好意思繼續讓他為難了,於是武士便垂頭歎了一口氣,說:「哎......你要是露出這種表情會令我覺得為難啊,晴明......」

陰陽師聞言後便緩慢地放下手來,雙眼直視著武士,道歉說:「我很抱歉,博雅。只是最近宮裡的人一直頻繁地前來拜訪我,所以讓我有點不自在罷了......」

「喔?」武士一個驚訝的睜眼,詫問:「晴明,你居然也會不自在嗎!?」

陰陽師聞言後便露出一抹苦笑,淡漠地垂眼、撇首:「不管我是如何,但我畢竟還是一個平凡人,博雅......」

望著陰陽師臉上那抹隱約出現的煩悶與不適,武士覺得陰陽師的神情不像是在作假,於是便連忙點頭稱是,「這麼說也是......」然後頓了一下、想了想的武士接下話尾,「那麼......晴明,你說宮裡的人前來拜訪你,究竟又是為了什麼事情啊!?」

眼看自己的酒碟子裡頭已經空然的陰陽師讓一旁站立許久的蜜蟲替他在碟子裡頭重新斟入了酒液,然後捧起酒碟子遞到自己的唇邊,眼角飄向武士:「......還不是為了秋祭的事情......」

「啊──原來是為了秋祭的事情啊......」武士恍然大悟,的確,宮裡的一些祭典都必須提前與陰陽師或是僧侶商量當天的一事與準備事項。

「其實那些事情可以讓陰陽寮去準備就好,何必再來問我的意見呢......」陰陽師不在乎地淡道。

但是,把頭一搖的武士可就不這樣認為了,「哎,晴明,你也是陰陽寮的一份子啊!所以你也應該有義務參與其中......」

陰陽師聽了武士的這句話,忽然間沉默不語,只是一派不在意地繼續喝著碟子裡的甘美酒液,「......」

見陰陽師沒有出聲回答的武士只好在一片沉默中說出今日的來訪的目的:「......晴明,我想你也應該聽說了那一位才剛走馬上任的大納言大人的事情了吧?聽說他的兒子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了,今天早朝完畢了的時候,大納言大人還四處向其他大人們打探有關解決此事的消息,所以我......」

沒聽武士說到最後的陰陽師抬眸,其實不用猜他也知道了武士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什麼了,於是將眼角一瞥、睨著面前那一位老是被拜託來當他的說客的武士,噘嘴:「我知道了......你又被拜託來跟我傳達那些傢伙想要請託我的事件了吧!?」

沒想到陰陽師自己說出來他今日來訪的目的的武士不好意思地抓抓頭,傻笑:「你都知道了啊?晴明......」

接著,陰陽師沒轍地搖搖頭,歎了一口氣。

「博雅,你就把整件事情都詳細地告訴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