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天》/ 狐女 2



一輛精簡的牛車緩慢地行駛在一條大路上,時值夕陽西落的傍晚,橙紅色的夕日餘暉映照在路上與萬物身上,天際邊的彩雲被晚霞染得瑰麗四射、景色美得不似人間。

這輛牛車是由一頭黑牛所拉,然後再由陰陽師所操縱的式神─蜜蟲領頭,車輪軋軋地往前方行走著,正準備通過大紅的宮門;牛車的裡頭坐著兩個人,而這兩個人當然就是準備前往大納言府邸拜訪的陰陽師與武士。

剛才前不久的,武士已經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同陰陽師敘述完畢,聽完武士所說的話之後,陰陽師便一直沉默不語。

武士也隨著陰陽師沉寂了一會兒,在車子一成不變的行進間覺得有點兒悶的武士忍不住伸手一個揭開了牛車對外隔絕視線的繪有桔梗花的布簾,喟歎一聲,「......晴明啊......」

「什麼?」淡漠地回眸來的陰陽師輕聲問著,眼角瞥著武士跟著回頭來,望了他一眼。

「晴明啊......你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武士喃喃著。

陰陽師聽畢,忍不住垂眼笑了,「沒那回事......博雅,我只是在思考一些問題罷了。」

「喔?」武士好奇地一個睜眼,「那是什麼樣的事情呢......?」

陰陽師撇撇唇角,隻手搖開手中的扇柄、以微開的扇面抵住自己那尖美的下頷,轉著眼眸思索著:「博雅啊......你想,那狐女為何不怕人地纏著大納言的公子!?既然牠已經被人識破了牠的身分,為何還留戀著大公子不去!?」

武士聽著,也不禁地皺起眉頭來了,其實他也不太清楚狐女的動機。

「或許牠是有事相求?」

陰陽師卻斷然搖首,垂睫推論道:「不太可能。如果牠真的有事情相求,那麼牠應該會答應大納言同牠提出的條件交換才是......大納言為了保兒子平安,應該不會食言而肥。」

武士點頭。「這麼說來也是......」

「所以我想......」陰陽師努著唇,眼角瞥著武士、唇角卻是揚起一抹優美的弧度,「這一次的事情應該不太容易解決吧......」

「啊?」武士訝然地瞪大眼,連忙問:「什麼?晴明啊......你是說連你都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嗎!?」

望著武士臉上的那抹震驚與大驚小怪,陰陽師仍舊微笑:「不是的,我是說我沒有太大的把握......」

「那還不是一樣!?」武士皺眉,不住地嘟嚷著,「如果連你都沒有辦法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陰陽師沒轍地搖頭笑了笑,沒想到就在這時候,牛車前方忽然間傳來一陣的騷動,原來是黑牛與蜜蟲的大前方正站立著一位白衣少年,阻攔了牛車的行進,因此,牛車橫枙上的黑牛正不安地刨蹄著、而蜜蟲便憂心地走上前來揭開牛車的布簾跟陰陽師報告。

「晴明大人,有人......」

武士皺眉地望了陰陽師仍然一派輕鬆自若的神態一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