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是”不該誕生”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只是在於你曉不曉得。」星野夜行攙起冰見青嵐,隻手扶住他的腰,以免他滑倒。

因為在這種冷天氣,木板上全結著一層薄霜。

他聞言望住他的眸子:「那麼你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該做什麼嗎!?」真是笑死人了,什麼”使命”!?他要真的有”使命”,那也只怕是乖乖當個被利用的人偶罷了,會說出這樣的話的人的腦袋才有問題!

星野夜行一眼就看出他不相信他的話,「也許這樣否定會讓你快樂一點,但你在浪費時間。」

「你──!」冰見青嵐不悅地將碧眸一瞪,登時不馴地板起臉來,並且為他說的話怒氣一個湧上心頭,纖手跟著用力一擺,便立即掙脫了他攙扶的手,但重心不穩的他卻也跟著跌到他身上。

一頭淡金髮絲散開地披到星野夜行身上。

「該死的!」冰見青嵐狠咒一聲,沒料到星野夜行立即用唇堵住他的話,讓他開不了口。

「唔......嗯......」這個無禮的人!!

冰見青嵐像隻野貓似的怒咬了星野夜行一口,看著他的眼瞳中因此開始而慢慢蓄起風暴之後,這才從他的身上緩慢地爬起來:「說不出話來了嗎!?哼!混蛋登徒子一個!」語畢,站起身來的冰見青嵐一個轉身不想再理會他,熟料他一把扯住冰見青嵐的腳踝,讓他再度跌回他身上後,馬上毫不猶豫地吻住他。

真是的,就跟隻愛撒嬌的貓一樣呢!

「你......唔、唔.....」這時候,正死命地揮動著雙手掙扎著的冰見青嵐發覺了星野夜行唇畔的那抹徐徐笑意,在他鬆口之後,就只能無助地泛紅那張漂亮的臉蛋,不住地趴在他身上急促喘息著。

「我想做的事跟你想做的事就是我們存在的理由,也是我們的使命......」

直直地望進他那詫異不解的綠瞳,星野夜行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對自己的影響力實在是無遠弗屆!

「我......想做的事就是使命!?」冰見青嵐這次倒是忘了要從他的身上爬起來,只顧著思考這句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