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見分家的整間主宅此時是空無一人的,冰見青嵐偷偷地溜進小妹的房間,在她的小几旁坐下,無神的眼泛著空茫。

她走了,就在她和他談過的隔天。

他不知道她是如何避開下人們的巡視的,但,肯定跟『那個人』脫不了干係。

其實她離開了也好,以免他為了詛咒已耗損甚多的體力負荷不來的狀況下,又得分神看顧她;反而她這麼一走,他亦少了一點負擔,只是他的心正在隱隱揪痛著,想必她現在也非常地悲傷吧!

冰見青嵐踱出紙門外頭,一抬眼就在廊上發現了本家的二位長老正氣急敗壞地迎面而來。

他知道他們一定是收到消息從分家趕來了,搞不好是來拷問他的,哼!不過很可惜,他絕對不會對他們透露出任何一個字的。

「長老有事!?」他故作訝異地驚呼著,看著在他面前站定的兩位長老因此鐵青了一張老臉,沒意外地馬上就朝他出聲厲吼開砲。

瞧!他猜得對極了!

沒想到大長老一個揚手揮了過來,冰見青嵐見著了不躲不閃地硬生生接下那一掌,他的臉頰應聲泛紅了,唇角也因為被打破了而流出血絲,冰見青嵐卻是板著臉,沒說一個字。

「你一定知道那女人究竟逃到哪裡吧!?給我說!」

接著被掐到喘不過氣的冰見青嵐啞著聲掙動著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麼了,另位長老發現則要大長老馬上放開對冰見青嵐的箝制,因為現在尋找冰見鳳舞的下落最為要緊。

「放手他才能說啊!大長老!」一旁勸解的眸光讓大長老心不甘情不願地鬆了手勁,但他那如鷹隼的眸光仍舊死盯著冰見青嵐,有種如果不說出實話就要拉出門去處決的意味。

「快點給我說!」

冰見青嵐護著頸子咳了幾聲,最後竟不屑地哼笑出聲,只是那聲稍微帶著闇啞,「我‧不‧知‧道!」

「你──!」大長老氣得怒目瞪眼,簡直想把眼前這個不知好歹的臭小鬼給活活地掐死,以免他再度挑戰他的權威!

「就算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他陰笑地開口,那朵恍若死神的微笑讓兩人僵在原地目送著他離去。

「冰─見─青─嵐!」大長老在頓住兩分鐘後轉身朝著他的背影大聲怒吼著,而他才不管那麼多。

冰見青嵐踏著徐緩的步伐回到自己房內,跟著走到一面鏡子前方,動手翻開自己的衣領觀察著脖子上的淤痕和臉上的紅腫,一邊無奈地歎息著;看來這些傷痕非得過個幾天才會好得了了,於是他一個轉身再度回到小院前,抬眼看著自天際飄零下來的雪花。

「本家的破敗只是時間罷了......呵呵呵!」語畢,冰見青嵐笑不可抑地伸手關上了那扇通達小院的門,讓自己與屋子內的一片闃黑融合在一起。

黑,死亡的顏色;黑,罪惡的顏色。

黑,毫無生氣與......地獄的顏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