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見分家。

由於冰見夜瞳三人從本家脫逃與桃衣之死,還有發生於本家的一場大火都讓冰見家受挫,故由幾位大長老齊聚在稍微整頓過的本家裡(夜瞳他們先前住的地方)討論出了結果,眼前的目標就是重建本家以往的規模,並放棄尋找冰見夜瞳三人。

目前正需要人手來著手開始重建,所以暫時無法調派人手去尋早已脫散的三人,因此,目前的本家是處於空無一人的狀態。

一個鳥兒鳴叫、清涼的早晨。

「哼!做得好呀!冰見夜瞳!」一個穿著黑袍的少年睜著眼,用手托腮半埋怨著,黑袍襯得他的皮膚更加得白皙、晶瑩,最怪的是他還有著一雙天藍似的雙瞳和一頭漂亮的金黃髮絲,看上去就像是西方繪畫上所繪的天使擁有的一副金髮藍眸模樣,只可惜他那句不屑的嗤哼聲音破壞了他的形象,「這下子本家可糗大啦!哈哈哈哈!!」由那瓣如花的柔唇邊吐出冰寒的語句,表情邪惡得令人發噱,而從他身上四散而出的陰冷讓接近的人都會產生懷疑與懼怕。

「哎~~哥,你可還真悠閒啊,不怕本家垮台嗎!?」

突聞其聲,少年僵了一下才回頭,原來是她──冰見鳳舞,她是他的同胞小妹。

冰見鳳舞睜著碧綠大眼,一頭金絲紮成髮髻,露出那纖細優美又令人稱羨的頸部線條,穿著鵝黃色的衣袍緩步走來,唇角似笑非笑地揚起,天曉得她有幾個心眼兒。

「才不會,本家要垮也是垮在我手上呀!呵呵呵呵......」冰見青嵐諷刺地大笑著,他總有一天會教本家後悔的,而他可是非常期待那一天的來臨呢!呵呵......

「你喔......難道你就不怕本家拿我們來當代替品嗎!?」冰見鳳舞沒轍地搖搖頭,對於大哥的那種自傲與壞脾氣她已經很習慣了,但是她還是有點吃不消,菱唇淺淺地勾勒起來,笑意躍上芙顏。

不過,大哥都是說到做到就是了,就不知這一次......

「我說了不會的!妳別忘了我的能力是讓本家那些個狐狸老頭懼怕我們的原因哩!」冰見青嵐一邊狡猾地邪笑著,一邊瞄向自家妹子笑得好不愉悅,本家給他的能力,他的確是該好好地『善用』才是,並且棄之可惜啊!

「隨便你了。」冰見鳳舞知道她多說無用,遂一個嘆氣,心底跟著浮上一絲情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