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見青嵐累得倒頭閉眼,他身上的那身黑袍已不復見,因為他剛才參加完繼承冰見家的當家大典,而身上這件代表當家的白禮服還沒來得及換下就頹倒在榻榻米上了。

「欸~~累死人啦!那幾個老頭可真精啊!居然省了繼承當家後的那堆慶祝用的大祭典!」大概是怕樹大招風吧,也或許是因為冰見夜瞳等人的失蹤而不願聲張也不一定。

因為把事情揭穿出來,沒面子的可是那幾隻老狐狸啊!

沒多久後,冰見鳳舞也跟著冰見青嵐的腳步回到了屋子裡,原本想要當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裝作自己沒聽見哥哥的抱怨,但她還是忍不住開了口:「要真舉行祭典你才傷腦筋吧!?我知道你根本很討厭那些有的沒的。」冰見鳳舞掩唇竊笑著,眸中流轉著戲弄的光芒,但冰見青嵐早就曉得她會是這種回答方式了。

「哼!妳不也是一樣嗎!?」冰見青嵐瞇著眼回敬冰見鳳舞一句,她大概是忘了他的本事了,得提醒一下健忘的她。

冰見鳳舞老早摸透了他,哼笑著道:「放心,我很清楚你心裡所想的。再說,別把力氣花在鬥自己人身上,別忘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吶......」意思是他們得暫時休兵了,反正再玩也玩不出勝負來的,只是浪費力氣罷了。

冰見青嵐明白地哼了聲,漂亮俊挺的臉突然泛出一抹笑容,「妳還真了解我呀.......」說著,唇角當下高高地揚起。

冰見鳳舞輕輕地點頭,愛嬌地噘起小嘴,眸底閃爍著不知名的光,故意捉弄地道:「當然呀!我親愛的哥‧哥!」

瞅著小妹那張冷豔的臉孔泛起的那抹不懷好意,冰見青嵐也在朝她眨眨眼之後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那朵笑──很邪門!

「就如同妳知我,我也知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