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夜行回去後的兩天,冰見青嵐一直是不言不語的狀態,腦海中不停地想著他臨走前留下來給他的那句話──人該為自己而活。

是的!他也同意這句話,但是他周遭的這整個大環境卻不得不讓他產生了另外一個想法。

如果他這個”不該存在的存在”若是消失了也沒人會難過吧......

『會有的!!』

當他說出他的想法時,星野夜行不贊同地板著臉晃著他的肩:「我會難過!」

冰見青嵐為這句話愣住半晌,末了才說:「你自己因為迷惑來傾聽神語,卻又說”我不需要”嗎!?」諷刺地揚起唇角,當時。

「我只是來增加我的信心罷了!我並不需要別人告訴我該做什麼。」他眼神炯炯地那樣說著,讓他又迷惑了。

「那麼......你想確定些什麼!?」

「我已經知道了!」他自信地道。

他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樣的立場回話,於是冰見青嵐只有一陣的沉默。

「做我自己”現在”該做的事。」他肯定地瞅著他道。

他曉得冰見青嵐因為接觸的人少,沒人會跟他說個仔細,甚至於去忽略了他的想法與思考,他只是個被本家利用的傀儡人偶,所以他更加地心疼他。

「你從來都沒有迷惑過嗎!?」星野夜行隨著他的問題而攬近他。

「有。」偷親一口。

「那為什麼不問一些你不知道的事!?」他問,看著他握住自己的手,他的手明顯地小了他一號。

「因為目前我所有的問題都有了一個不算壞的答案。」他笑著說。

「你知道!?」冰見青嵐斜眼瞧他,好似把他看扁的模樣。

「是的。」他摸摸他的頭,欣賞著他一頭漂亮的金髮。

「藉由什麼知道!?」當這句話問出口的時候,星野夜行已經吻上了他。

「別問了!」他的話和問題真不是普通的多。

自記憶中回神,冰見青嵐露出難得一見的絕美微笑,他總是把他當小孩哄,不過,最重要的事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