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夜行再見到冰見青嵐已是二個禮拜後的某一天了,冰見青嵐讓侍女幫他調整臥榻上的靠墊,他自己卻伸出手指頭來呆呆地數著日子,一臉的倦容與蒼白。

他變瘦了。

星野夜行見到他的第一眼就這樣覺得,而且他似乎......故意在殘害著自己!

這樣的發現讓他鎖緊了眉頭,暫時地壓下了心疼,待侍女下去後立即步到他床前伸手撫觸著他毫無血色的頰畔,一語不發地瞪著他。

「你發現了!?」回過神的冰見青嵐瞅住他,笑容僵在唇角,然後一陣劇咳鑽出他的口,伴著大量且鮮紅的血液。

「青嵐!?」震驚到心糾結的星野夜行握住冰見青嵐的雙肩,為什麼他才過了短短的兩個禮拜見到的卻是這樣虛弱不堪的冰見青嵐!?

腦中混亂的緊的星野夜行看著冰見青嵐顫著手伸進自己的衣領中拿出一方黑帕,然後輕輕地拭去唇角沾染上的紅色血漬。

他瞞著所有人!

這認知讓星野夜行勃然大怒了,打算衝出去告訴僕人,但他的衣角卻被冰見青嵐扯住。

「不,不......要去,別讓我恨你......」

被扯住衣袖的星野不忍地回首,眼見氣若游絲又帶著懇求的雙眸讓星野咬牙地一個轉身抱住他,不敢太用力,就怕傷到他,「你這個大笨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你說!」星野氣得直晃他。

一陣咳嗽再度竄出他的喉嚨,冰見青嵐無力地倒在他身上,只有一隻手還不放鬆地緊拉住星野夜行的袖口,「我......我用了我的......能力......」來詛咒。

而且,他一直沒讓服侍他的女僕察覺,更沒讓本家知道,呵呵呵呵!他要本家付出極大的代價!

星野夜行的雙眼陡地一瞠,「你說──」這......這個愚蠢的大白癡!他現在巴不得把他一拳打醒,該死的!

「我......必須完成我該做的事。」是的!他終於明白他的存在只為了一件事─詛咒本家的敗亡!

「你──」星野夜行揚起手來,望著他咳嗽不止的淒憐模樣,他根本狠不下心,他真的被他打敗了,老天!!

「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他的眉頭登時打了好幾個死結,但仍是摟過他,那副咬牙切齒的表情讓冰見青嵐忍不住莞薾了,怒道:「你還笑!這是很嚴重的事!!」他無力地低聲狠咒著,現在是他該生氣抓狂的時候,為什麼他還為了他的一個微笑而失神!?

「我,咳、咳......」冰見青嵐又繼續咳嗽著,一張臉因用力而泛紅,「夜行,我要你......抱我!」

這句話讓星野夜行睜大眼了,瞅著冰見青嵐那不像是開玩笑的臉,他愣住,這種時候了,他......居然還要他抱他!?

愣了愣,他還是咬牙拒絕:「青嵐,很抱歉。我.....無法。」撇過頭,星野夜行實在不好意思說他不希望自己去侵犯一個病人。

冰見青嵐默然,然後他起身踱至下雪的小院,星野夜行望著他的背影回道:「我想等你好一些再......」抱你。

難得赧顏的星野夜行話還沒完,他一回眸卻見不到冰見青嵐的人,忍不住出聲:「青嵐!?」他趕緊立起身來,抬眼卻望見門外梅樹下的那抹黑,怔了幾秒過後才嘶聲大喊:「青嵐──!」星野忙奔上前扶起倒地的冰見青嵐,並伸手拍拍他的頰側,這才發現他又嘔了一口鮮血,和著梅瓣,那景象淒美地令他心驚肉跳。

「青嵐!?」沒有回應,他顫著手探探他的氣息。

雪地中,刺眼的豔紅染著雪白的梅瓣,一紅一白又一黑,剎那間,這三種顏色在星野夜行的眼中慢慢混合了,轟然的聲響在星野夜行的腦裡炸開:「不──青嵐──!」

這聲劃過林間的悲喊震落了樹枝上的積雪,同時也驚動了本家。

當白雪融化,春天便來臨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