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兩人聚在靜寂的屋內,一聲輕喚逸出冰見鳳舞的口,也打破了許久的沉默。

「哥......」

冰見青嵐敏銳地從躺臥變成跪坐到墊子上,他知道她即將對自己說一件很重要的事,因此他必須仔細地聆聽。

「你......想逃嗎!?」不安與不確定的語氣溜出了她姣美的唇瓣,但是她並沒有聽見冰見青嵐的回應,立即又冒出了一句話。

這樣的沉默是否代表著冰見青嵐不願離開!?

不,她知道他很想從這兒脫身,但他曾經說過他有那件『重要』的事要做,在達成那個目標前他是不會離開本家的!

冰見鳳舞失望地低著螓首:「我想離開這裡.....」最後,她轉身面對他,眸中帶著一絲不捨和勢在必行。

她必須走。因為她答應了他,她不想、不能毀約。

他不語地瞅著小妹,頓了許久才緩緩地道:「妳當然可以離開。如果妳覺得妳要這樣做、必須這樣做的話。」顯然,他的同意並沒有帶給冰見鳳舞快樂的表情,看著她落寞的臉,他有的只是說不出口的苦衷。

因為他知道她的不捨,是她不捨得離開他;勢在必行,是她無法去打破跟那個人的約定。

「可是......」她擔憂的碧綠大眼緊鎖住胞兄。

冰見青嵐歎息:「妳不要考慮那麼多,妳只要去做就好了!」

「但是,哥......」她扯住他的衣袖,眼波流轉,這是她的決定,她無法去怪罪任何人,但──她實在不太喜歡跟青嵐分開,畢竟他們是雙生兄妹,她唯一的親人,也是最愛的哥哥。

冷下了一張裝出來的臉,冰見青嵐忍痛拂開她的手之際也一併地抽回自己的衣袖,他曉得自己只有這樣做才能促使她離去,因為他不希望她和他一起受難,亦不能倚靠他一輩子,「我不會留妳,妳的東西自己抓住!錯過了是永遠喚不回來的!」

冰見青嵐起身殘忍地拂袖而去,留下一臉錯愕至極的冰見鳳舞;但是,離別的痛只有冰見青嵐才知道。

一旦他搖個頭、說個『不』字,小妹會留下,但她不會再去愛人,也不會快樂,而他沒有剝奪小妹幸福的權利!

冰見青嵐奔回自己的房間,關上紙門後就滑坐在地。

在陰暗的房間內,他的淚無聲無息地落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