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之“假如”篇/晴明 1


假如……
陰陽師沒有碰見武士,安倍晴明沒有遇上源博雅……

日,劃破夜的魔咒,乘著光明而來……

櫻花瓣爭相紛飛的春日,溫暖的和風徐徐地吹拂著,嫩綠色破土而出,冬天不見蹤影的平安京內一如平日般的寂靜。
一大早泛著清霧的清晨,土御門小路上頭,晴明邸的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早已經醒了過來,並且讓式神──蜜蟲服侍他更衣與梳洗。

多麼靜謐的春之日啊……

院裡的櫻花飛舞著,飄落在即將踏出門的陰陽師的頭上、身上,引得他仰首淡瞥了櫻樹一眼,笑意躍上他的唇邊只有那麼一刻,然後隨即又恢復成那個不茍言笑的安倍晴明,身著了一身朝服的他準備上朝去了。

踏出那扇繪有桔梗印的大門的陰陽師面無表情地搭上外頭早已準備好的牛車,單腳跨上了車上後便放下了簾子阻隔外界與車內的視線,接著在陰陽師的一句輕語之間,牛車開始慢慢朝向大路的方向駛去。

「走吧……」

◎◎◎

傍晚時分的夕陽特別地美麗。
陰陽師這樣在車裡輕聲喃語著,隨著牛車愈駛愈遠的車輪軌跡,今天一早在朝上的不愉快竟也隨之遠走了……

“妖物又出現了!這可怎麼辦呢……”

“我看呀~~陰陽師都賴在陰陽寮裡不工作吧?哈哈……”

“最好讓那位號稱平安京第一流的陰陽師,街譚巷議地傳說他是白狐之子的安倍晴明去除妖好了!同是妖物之間應該可以溝通……”

朝上的討論聲此起彼落的,結果還是”那男人”和一名武官出聲制止他們的言談,他倒覺得隨他們去說也是無妨,他並不在意那些話……

淡漠地跨進自家宅邸大門的陰陽師嘲諷地想著,一手扯開自己的直衣衣領,一邊脫著鞋子踏上窄廊,這時的蜜蟲已經準備好主人要喝的酒了。

「主人……」蜜蟲微皺著眉看著陰陽師木然地坐下,背靠著窄廊邊的堅實木柱,話也不說一句地直接拿過了酒瓶就往自己的酒碟裡斟酒。

盯著自酒瓶裡頭那緩慢流洩而出的酒液,他不禁想著若干年後都得這麼過日子的話就實在是太過無聊了……。
不是他不愛這樣安靜自在的生活,而是快速逝去的日子裡應該要加些什麼調味料才會有味道。

因為這個大環境不會改變,但是其他的事物卻能被改變,所以才更要這樣做。

陰陽師輕緩地啜了一口美酒,望著院裡那無聲飄落的櫻花瓣,歎息。

「活著,似乎很無趣呢……」潤紅唇瓣輕啟,但卻在如此風雅的景色前說出這種話的人,就是個性孤傲又神秘的平安京第一陰陽師,安倍晴明。

仰首看著夜空的降臨的陰陽師在黑去的院落裡頭看到了點點款飛的螢火蟲,還有月下的蝴蝶翩褼飛舞……

夜,又悄悄地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