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坐在廊道上的眾人將視線投向他,見他一臉皺眉的不解,在一陣回頭互視之後,由其中一人似笑非笑地開口:「喔......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藤原景聽完話,當下沒得拒絕的他,在不甘不願地被他們拖進室內裡充當裁判之後,開啟了他與安倍恭平結識的契機。

那時候,安倍恭平還是陰陽寮裡從七位的小小陰陽師,在今日下朝之後被幾個無聊的大人們在陰陽寮外的廊上給碰上,在一番的寒暄下,結果就被拖到這裡來了。

這些人美其名是想見識一下陰陽道術的奇妙,但是其實是這幾個人聯合起來,想欺負一下這位陰陽寮的菜鳥陰陽師。

他們的這些不良意圖,其實在藤原景聽完他們的敘述之後就暗地明瞭了七、八分的,因此,他忍不住回頭覷向坐位上的安倍恭平幾眼。

不過......傳說中的陰陽師,不都是些蓄著少許鬍鬚的中年男子嗎!?怎麼他面前的這位陰陽師,竟破例地頂著一張尚稱清麗的面孔、著了陰陽寮慣見的白色狩衣,面無表情地端坐在原地呢!?

藤原景抿唇思考了起來,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或許那是因為他還不成氣候的關係吧......

「藤原大人?」

「唔......怎麼了?」突然被身邊的人這麼開口呼喚,藤原景當下回過神來,瞄著發話的那位大人。

「您剛才在發什麼呆啊......」

藤原景垂眸,有禮地回應對方的抱怨口氣:「抱歉,我適才走神了。」

「好吧!我們剛才在討論,今天就由你來當仲裁吧!」

「沒有問題。只是,眾位大人打算怎麼做呢!?」藤原景不禁啟口發問,在語尾落下之後卻發現眾人皆揚起嘴角來望向他,弄得他當下感到有些茫然。

最後,藤原景看著他們讓人前去取來了一個箱子和幾樣物品,接著便吩咐小僕和藤原景一起背過眾人,將物品在篩選過後裝入箱裡,然後才將箱子放到眾人的面前。

坐在位置上沒有任何動作的安倍恭平,此時正冷眼地環顧著眾人面上那悄悄洩出的一絲惡意,沒有開口說上一句話;等到藤原景與幾個大人們回頭過來的時候,他便清楚地察覺了對方那隱於面上的輕嘲。

「安倍大人啊,傳說陰陽師無所不能,不但會使用陰陽術,也能操使式神。所以,我們都覺得像這種猜箱子裡所盛裝的物品的射覆遊戲,對您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吧......」

安倍恭平仍舊不賞臉地冷著面孔。

如果不是在寮內碰上這幾個不懷好意的傢伙,然後以他的身份卻又無法拒絕他們的靠近的話,他早就離開這烏煙瘴氣的宮裡了!

看來今早占出來的那隻籤,還真的是連半分都準不得......

「不回答的話,我們就認為您答應跟我們玩這個小遊戲囉!?」民部的某位大人笑著一張臉地搖開了扇子。

安倍恭平瞄著他,無語。

見氣氛實在是有些怪異,三位大人的其中一個接著補上這句疑問:「那麼,請您猜猜看,箱裡裝了什麼東西呢!?」

睞了眼小僕在被三位大人的暗示之下而推到他面前的木箱子,安倍恭平忽然微揚起唇角,不慌不忙地答:「是三根青草。」

聽完安倍恭平的回答,眾人皆瞪大了眼。

三根青草!?

不對吧!?

藤原景皺攏眉心地望向安倍恭平一臉哂笑地肯定,忽然啞口無言了:「......」果然還是不成氣候的菜鳥嗎!?也是,畢竟對方才入宮不到一個月啊......即使頂著安倍家那實力不容小覷的高帽,也依舊掩蓋不了事實與真實的能力。

「......您真的覺得箱子裡面是三根青草?」

安倍恭平把話說得連眼睛都不眨:「當然。」

「好吧。既然您這麼肯定,那麼由這個小僕來告訴您真正的答案吧!」民部大人嘲弄地揚起唇角,看著小僕依命令上前來,沒想到就在這時候,安倍恭平忽然開口要求。

「請開箱吧!」

眾人詫異地望住他,「什麼?」

安倍恭平堅持地說:「請開箱!」

「我想......這不需要吧?」

「這是我的請求。」安倍恭平說得不卑不亢,眾人見他不肯屈服,也就無奈地讓小僕特地揭箱。

結果,箱子在被小僕伸手打開之後,眾人忽然望著箱子裡的東西瞪瞠了眼。

「......這、這──」

「剛才放進去箱裡的三把扇子怎麼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

箱子裡的物品讓在座的三位大人不敢置信地愣在原地,一旁將整件事情都看得很清楚的藤原景,不由得彎了彎唇角。

有趣!太有趣了!沒想到安倍這個陰陽師竟然有此等本事啊......

小僕被嚇得當場目瞪口呆,目光帶著一絲恐懼地轉向在座的眾人,抖著聲音說:「大......大人,真的是三根......」青草啊!ORZ

「廢話!我們有眼睛!」眾人不禁一陣尷尬地怒吼,小僕被嚇得把身體往後縮。

沒搭理眾人的反應,安倍恭平在起身之後這麼說:「在下是這麼想的,如果要用那三把扇子形容三位大人的話,在下倒是覺得三根青草比較合適。」

「......」

「......」

「......」

三人不禁覷著安倍恭平那張看來冷冽異常的冰山容顏怔了好半晌,最後只能目送著他就此轉身離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