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啊啊......這個傢伙真的是太失禮了──」

知道自己和友人們被剛才的陰陽師給耍弄了,當下眾人不禁一陣的咒罵;雖然如此,但是與平民不同的,他們的用語仍舊保持著貴族們秉持的一貫優雅。

藤原景冷淡地瞥向他們,不願同情地在心底發出一陣沒人可以聽見的冷哼。

其實這也算是他們自作自受吧!他可是一點都不想把同情心浪費在這些人的身上。

思考完畢,藤原景正想轉身欲走,卻被任職民部的大人給開口叫住。

「藤原大人呀,您來評個理吧!剛才那個傢伙竟然敢用青草比喻如此有才能的我們,因此,是不是該給他一點小懲罰以示懲戒呢!?」

藤原景挪眼瞟向說話的那位大人,毫不客氣地戳中事實:「......在下可不敢隨便給你們出建議。畢竟是您們三位率先想戲弄那位大人的,再怎麼說也是三位理虧在先啊!」

聞言,三個人的臉色瞬間跟著一變,並且自知理虧地默然無語;藤原景見狀,忍不住打破滿室的寂靜開口了。

「如果沒事了,那麼請容我先行告退吧!」

「......哎呀呀,藤原大人現在就要走了嗎!?」

「當然呀!」藤原景回頭,腳步卻是未停地繼續往前走,「畢竟好戲都已經散場了呢......」此話一出,藤原景的眼角恰好瞥見在場的三人那副氣得牙癢癢的模樣,忍不住暗笑在心底。

「你......」

「藤原大人,你真的是太失禮了......」其中一位大人用扇面掩住面龐,只露出一對小眼睛。

「就是呢......」

被眾人用眼神責備的藤原景在當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心情愉快地哼起歌來,匆促地加快了腳步離開原地。

因為──他想要去認識認識剛才那個膽敢以下犯上的傢伙!

走上長長的渡廊,藤原景一路追著安倍恭平的身後出來,望眼卻是不見剛才的那一抹顯眼的白色身影,讓他不由得很是失望地垮下了臉色。

嘖......似乎是被他跑了呢!不過沒要緊,反正他已經知道他是任職於陰陽寮裡的陰陽師這點,所以想要找到那個男人其實也很容易。

這麼思考著,藤原景仍然不放棄地邊走邊觀望著四處,偶爾與某些行經廊道的人們擦身而過,有次還不小心地某位大人撞了個滿懷,不過幸好對方沒有跟他計較,反而先開口道歉。

這座深宮裡其實還是有好人的嘛......

「您找我做什麼?」

「......什......?」忽然聽得耳畔傳來一道悅耳的嗓音,使得藤原景馬上回神來,並且下意識地回頭尋找聲音的來源;結果,就在他發現他想見的那個傢伙正倚在一根廊道旁的木柱邊時候,他露出了一絲訝然的神情。

那個神秘的陰陽師──據剛才那三個男人說是叫做『安倍恭平』的清秀男子,此刻正面無表情地用著那雙狹長的鳳眼定定瞅著他。

藤原景突然一怔,並感到心音為了他而一陣混亂。挪到他眼前的明明就是一張再平凡不過的臉蛋罷了,為什麼他會覺得──

想不透的藤原景皺著眉頭,抬眼瞥住他:「奇怪了......」

「奇怪什麼?」安倍恭平難得出口反問別人。

在他面前站定的這個俊雅男人或許也是跟剛才那三個男人一起的,但是不知為何,他就是無法討厭這個男人。

「呃......」很意外對方會順著自己的問話接下去,藤原景一陣啞然;末了,在陰陽師等了許久都等不到他回應,正準備轉身離開之際,他卻在此時開了口。

「......我總覺得我們一定合得來。」

安倍恭平詫異地回眸,「......你覺得!?」

「對,我覺得!」藤原景頷首,看著陰陽師在訝異過後,緩慢地揚起了總是緊緊抿著的唇線,而就在這一秒,他為此而恍神了。

那抹笑容彷彿要溶進他心底似的,像水一般的柔軟。

「也許吧。」陰陽師在話畢之後轉身踱離了原地,讓這三個字就這麼化進了飄著淺淡花香的微風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