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101_1237529275.jpg 

夜幕低垂,原本天際邊的橘紅色被潑墨似的闇黑所取代,待倦鳥們歸巢後,夜晚悄悄地降臨,傳說中四神相應的平安京瞬間陷入詭譎的寂靜裡。

安倍恭平搭乘著自家牛車回到府邸後。

蜜露手捻溫暖而明亮的火苗,在安倍恭平面前沉靜地點亮了宅邸裡的所有燈火;當暖融的紅色燭光照耀上安倍恭平那張面龐上後,蜜露似乎察覺了什麼而一個怔愣在原地。

「怎麼了?」此時,正坐在自家窄廊上的一根木柱下方,單手托腮,語氣裡夾了一絲疑問、但是卻面無表情的安倍恭平,在當下不解地啟口輕問。

聽聞自家主子的疑問句之後,蜜露馬上回過神來,那張漂亮的五官上方透出一抹疑惑:「主子......」

「嗯?」被式神這麼一喚,安倍恭平那提著筆的纖手忽而一頓。

「您似乎......很高興?」

安倍恭平詫異地抬起一雙盛著訝然的瞳眸,見蜜露皺著眉,低聲輕喃的模樣一愣,「......妳說,我很高興!?」

「......不,好像也不對......」蜜露綻出苦惱的神色,逗得安倍恭平不禁瞪眸。

「妳想說什麼呢,蜜露?」

「......蜜露只是覺得......主子您今晚特別不一樣。」對了,就是那個『不一樣』!

安倍恭平疑問:「什麼不一樣?」

「就是、就是您的臉......」

「......妳到底在說什麼!?」安倍恭平擰眉。他的臉不就是只有這一張而已嗎!?他怎麼不曉得還有哪裡不一樣的!?她的話真是讓他愈聽愈糊塗了......

「哎呀!」蜜露咬著唇,忿忿跺腳:「那個......那個,蜜露不知道該怎麼說!」

「那就不要說好了。」重新低頭準備在紙上畫上今晚觀測到到的星圖,安倍恭平淡淡地回道。

蜜露見自家主子仍然一派愛理不理的樣子,於是氣得蹦蹦跳:「主子!」他怎麼可以這麼無視於她呢!?真是好傷她的心啊......

「妳真吵。」

「您怎麼這樣嘛......」蜜露扁著嘴,哀哀地垂眸,主子的冷淡與忽略讓她感到不是滋味,虧她這樣為他:「蜜露只是覺得您今天去宮裡似乎是遇上了什麼好事而已......」

安倍恭平又抬起眸子,「好事?一點都不好。」記起自己下午被人戲弄的事情,安倍恭平面上的冰霜差些凍壞了無辜的蜜露。

「不是好事嗎!?可是蜜露怎麼覺得您似乎──」蜜露疑惑地歪首喃喃,那煩惱的樣子讓安倍恭平抿起唇來。

「......要說好事,大概是碰見的那個人吧。」

蜜露立即抬頭看向安倍恭平:「嗄?果然有......」看吧看吧!

「嗯。」安倍恭平再度低頭努力畫星圖。

「那個人是誰啊,主子?」

「......妳真吵。」不冷不熱地丟回這句話給蜜露之後,不管蜜露再怎麼軟硬兼施,都無法再讓安倍恭平開口了。

「主子好討厭......」蜜露哼了聲,回到燈座邊乖乖坐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