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川若夜雙手環胸,俊臉面無表情,在自己的房間裡頭踩著步子踱來走去的。

在那組他最喜愛的白色真皮沙發前的透明玻璃桌上擺著兩人份的下午茶,藍莓蛋糕和剛沖泡好的溫熱皇家奶茶,另個塑膠圓盤上放著奶精與細砂糖,還有兩根用來攪拌的銀色小湯匙。

風川若夜不安地走來走去,沒一刻是停下腳步的,因為他知道等會兒,希寒會來找他,而他打算將事情丟給她決定,關於那件他想要帶她去見他老爸的事。

不曉得她會不會答應,不過,他並不打算勉強她,反正就隨緣了吧!

雖然先前他對隱塵說得頭頭是道,但是不知道為何,他面對她時就什麼都說不出來半句話,想起來還真是丟臉。

無力地垂著肩,這時候的風川若夜恰巧聽見一陣敲門聲音跟著傳來,那道微微響亮的聲音令他感到一抹心驚湧上,有點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難得失去了平時他引以為傲的冷靜,「進來吧!」聽著一串略微沙啞的男聲輕地溜出了唇邊,頓時也震驚了他自己,他萬萬料想不到,原來不為所動的自己竟然也會有緊張的一天!

聽見屋主發出的肯定聲,門外的凌希寒微怔,那隻狐狸又怎麼了嗎!?

聽見風川允諾自己進門的那瞬間,凌希寒輕手推開門板,而後小心翼翼地踏進門檻內,一眼就望見風川狐狸正背對著她,視線正停留在總部的樓下、那一如往常正在打鬧玩耍的龍逍遙和龍君靈他們的身上。

「找我有事嗎!?」凌希寒瞥了眼玻璃桌前的下午茶點,忙忍住想吃的欲望,問。

這隻死狐狸,居然敢如此誘惑她!明知道她對下午茶最沒抵抗力了說,不過,那藍莓蛋糕看起來真的好好吃喔......

迴過身來的風川若夜望見的就是凌希寒直盯著他家桌前的蛋糕猛吞口水的饞嘴模樣,忍不住地,風川若夜立即打破了剛才的沉默,登時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妳、妳......」

凌希寒板起臉來,「死狐狸,你笑個什麼勁!?看我一拳打扁你!」向來不服氣的她黑著一張臉,邁步衝向此時正笑倒在沙發上的風川若夜,當然,以凌希寒那種弱不禁風的樣子是法奈風川若夜如何的,只見她的一拳讓他一臉笑咪咪地伸出一手擋住。

「真氣人!死狐狸,放手啦!」凌希寒的拳頭被風川若夜的大掌一手包覆住,根本沒辦法移開,於是她氣悶地大吼著。

望著她氣紅了兩頰後才轉轉眼珠子,風川若夜按照她的話鬆手了,不過,他這副輕易放過她的樣子卻讓凌希寒愣住,然後防備地發問。

「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啊!?狐狸?」她才不相信這隻狐狸有那麼好心放她一馬。

瞅著她湊過來的清麗容顏,風川若夜忽覺自己的心跳猛然加快,好像都快蹦出胸口一樣激烈,而且他還覺得她似乎要比桌上的蛋糕來得可口,讓他很想咬上幾口......這、這還真是糟糕啊!

不語地瞪著雙眼的風川若夜下意識地摀住胸口,深怕讓她聽見過快的心跳聲,於是當場微紅著臉撇過頭去,佯裝沒事地回答:「我沒有啊!只不過有件事想拜託妳。」這樣說著的風川若夜暫時安撫了自己的情緒後再回頭,剛好對上凌希寒那率直的眸光。

「哦!?真是稀奇,你竟然也有做不到的事喔!?」

凌希寒的問話中夾著那抹驚訝的語氣令風川若夜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不然妳以為我是無所不能的嗎!?」她還真是會煞風景,他才剛剛對她產生小小的一點動心而已,現在卻因她的這句話而跑得毫無蹤影了!

沒轍地暗自歎息,風川若夜覺得這小妮子其實是他的剋星來的。

凌希寒竟然點頭,「是呀!大家都知道總部的風川若夜神得很,就連我老哥都忍不住一直讚美你哩!」她說得煞有其事,讓他不得不相信。

眉一皺的風川若夜發出嘖嘖聲音,「你們還真是奇怪,我怎麼可能是無敵的嘛!我又不是神!」他一邊搖頭一邊否認。

她不以為然地撇唇,「起碼大家是這樣想的嘛!」

他嗤哼一聲,「我也有辦不到的事啊!就拿我爸要見妳的這件事來說就好了!」

凌希寒瞪直了眼,「咦?你爸爸要見我!?」

「對!我老爸還說我如果沒把妳帶去見他一面的話,他說我也不用回去了。」無力地攤攤手的風川若夜故意說得很可憐,好搏取同情分。

凌希寒為難地望著他一眼,「但是,我......」

「妳得跟我一起去,因為妳是那個跟我傳緋聞的女人!」

「可是......」

「還可是!?這件事情妳也要負一半的責任欸!」怨怪的眸光直瞥著凌希寒,繼續地叨絮道:「反正妳還沒離開總部,幫一下忙會死喔!?」見她還在猶豫,風川若夜於是祭出他最強的招式──下午茶餐點。

「如果妳答應,我可以將桌上的甜點都讓妳吃光喔!」他很邪惡地微笑著。

眼睛一亮的凌希寒不捨地瞥著美味又可口的下午茶,有點為難地聳眉,考慮了一下子;結果,她還是敗在下午茶的美味甜點上,「好吧!」凌希寒勉為其難地點頭了。

風川若夜綻出一抹得逞的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