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9




海棠決定就是今日舉行她的大婚。

因為害怕安倍晴明的反悔,因此她想結束這夜長夢多的幾日等待,原本,結婚算是人生大事的,是不能如此地草率的。

但是她不願再有任何的不安,安倍晴明是當定了她海棠的夫婿!

海棠喚來女侍替她整衣戴冠,同時也讓武士源博雅去通知被她軟禁的安倍晴明,他們即將在午時舉行大婚。

她要試試陰陽師。

她微抿著剛搽好顏色的紅唇,心思轉到安倍晴明見到武士的面後會產生怎麼樣的表情上頭了......

◎◎◎

陰陽師看著門外突然被一個人打開,是失蹤已久的好友,源博雅。

他仍然一臉的木然,失神的瞳眸和沒有什麼表情的臉上望不見他真正的心思,聽著他倏然地對著陰陽師開口說:「海棠小姐要你快點準備好,你們在午時一過就即將大婚了......」

聞言的陰陽師定定地瞅著博雅,那張俊秀臉龐上除了微笑還是微笑,見不到一絲的勉強,在即將進入午時的耀眼陽光裡,那抹笑容是那麼地介於真實與夢幻之間,教博雅不動聲色地震了下。

雖然被操縱的武士是無法讓外人看出來他的一絲表情與心思。

「我明白了......」

陰陽師突然直起身體,身邊的棋盤已然消失了蹤影,他手上還執著一把木檜扇子,那扇子是百年古木做成的,在陰陽師手中緩慢地搧動時就像是古木有了意志般地在空氣中吐納著那空靈之氣,和陰陽師身上散出的天竺葵香混了一起,聞來非常地契合。

博雅一怔,歪著首不解地嗅著空氣中這淺淡的香味,感到一抹熟悉......唔......

頭......好痛!

意識到什麼的武士抱著頭蹲了身子,任疼痛泛上額際,眼見他不適地模樣的陰陽師趕忙靠了過去,試圖消弭他的思考、不安。

「沒怎麼樣吧?博雅,快別想了......」陰陽師擔憂地輕聲低喃著,那聲聲關切引得博雅微抬起首來不明白地瞪視著他,又覺得他似乎認識這個人......

他似乎認識他眼前這個美得不似男子的人......

唔......又痛了!

因思索腦中片段的紊亂記憶的武士再度抱首呻吟出聲。

這時,陰陽師卻是站了起來,俯視著蹲低的博雅,緩緩笑了:「別想了,快些領我進廳堂吧!我的大婚要遲到了......」

武士這才抬首望著陰陽師那抹微微似春風的柔軟笑意,某種不知名的感覺在自己的心頭蔓延了──

那是種名為『不捨』與......

◎◎◎

身穿紅蟒袍的陰陽師已經施施然地走進了廳堂,這下子,海棠操縱的眾多衙役的雙眼都瞪著進門的美麗男子,安倍晴明。

他那處之態然、不懼一切的樣子使得海棠露出了一臉的神色複雜,他沒帶著武士頭也不回地離開是因為他還是想救回武士的記憶吧!?

她的心頭竟然一片的酸澀,在知道了陰陽師對武士是這樣的心意之後。

難道......她就不能如同武士般地成功佔有這名男子心的一部份嗎!?

海棠失望地垂著首,等待陰陽師走近她。

「今日我們大婚,為什麼妳不高興呢?」

陰陽師微笑地牽起海棠的纖手,對著她輕語著,話裡頭沒有責備她的任性妄為,卻只有包容。

海棠受感動地抬起螓首,那張絕色容顏有著一抹陰陽師不知道也不了解的哀怨與枯槁,彷若即將凋零的花瓣,教人心生憐惜。
「晴明,他真的是你最重要的人,對不對?」

望著海棠苦笑地回視他,輕問間透出一抹若有似無的惋惜,陰陽師撇頭輕聲:「這個問題妳早問過了......」意思是他不願再說第二次同樣的這種話。

海棠忽然微笑。

「那麼......我把解藥給你吧......」她輕道。

陰陽師聞言回眸,「海棠?」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