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4




當安倍晴明回到晴明邸時已是傍晚,春末的傍晚竟然下了一場綿綿的春雨,陰陽師和武士在宮外分手後,在回府的半途自車外望了見,心底輕喃了一聲。

不知道他府中的那位海棠小姐是否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呢......

相信凰與官也急了吧!?

下了車之後還在思考的陰陽師接過式遞來的紙傘,一步一步踏入府邸裡頭,窄廊上空無一人的模樣使得陰陽師微微皺起眉,他好像曾經要那位海棠小姐在這兒等他回府的吧?

由此看來她似乎等得不耐煩,然後自行離去了......

陰陽師咕噥著,眼角瞄向一邊適才出現的凰,她仍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立在廊板上頭,向他鞠了個躬。

「怎麼了?凰......」陰陽師走上廊板前就把紙傘再交回給蜜蟲收好了。

「她走了。」凰連眼珠子轉都不轉地答道。

「她?是指海棠嗎!?」陰陽師微笑地瞥了凰迎過他,然後,陰陽師在吸了冷空氣而變得沁冷的廊板上坐了下來。

「主人,她不是好人......」凰輕語著,替陰陽師理理髮際。

陰陽師微愣了半晌之後,這才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這我當然曉得,她是個很有自己主見的姑娘啊!凰......」陰陽師笑出了眼淚,但卻用衣袖略微揩去。
呵呵呵~~~~沒想到式神與他一樣,難怪師父曾經說自己的式就能代表自己。

凰一臉不贊同地皺眉擠眼,剛才維持的冷漠形象盡褪,露出一抹憂心,對著毫不在意的陰陽師直道:「主人,您比我清楚她將要做出什麼事來的......這樣您還笑得出來嗎!?」凰感到不可思議,瞪住陰陽師。

「呵呵~~何須擔憂呢!?凰,妳要曉得,天命就是天命啊......她要做的事與我無關......」陰陽師輕聲緩笑道,搖著扇子的他看來似乎很漫不經心的,那閒散的態度教凰實在是很想發上一頓脾氣,有這樣子的主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然而,身邊才出現的官笑著一張臉地湊了過來,傾身道:「其實我們就是佩服主人的這種個性,不是嗎?凰,主人沒說錯呀!」玉樹臨風的『官』即是陰陽師最近收服的四靈之一,玄武。

凰不甘地撇過頭去,「他會有危險的......」

「放心吧!主人要昀跟在他身邊了!那呆武士再怎麼笨也該會有一點幫助的......」官又露出微笑,『昀』指的是四靈之一的青龍。

「難說了!昀的個性你又不是不曉得,他老是丟三落四的!呆武士要靠他可就難說了!」凰不樂觀地猛搖頭。

陰陽師仍舊笑著。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呀......」

看著陰陽師連自己好友的生命都能如此輕忽的官與凰瞬間白了臉,他們真是不懂現任的主人的心思。

◎◎◎

傍晚,博雅在自家門口下了車,正要走進屋裡時卻被一聲如黃鶯的女聲喚住。

「喂~~你......」

博雅趁勢回首,一看,原來是今日一早在晴明邸見過一次面的女子,不過她應該不認識他才是呀!?
這麼想著的博雅基於禮貌還是迎上前去打招呼。

「妳有什麼事嗎?」

海棠微笑,「有事!還是很大的事呢!博雅三位......」

博雅傻眼,她認識他!?
「妳......」他的眸光對上海棠那雙晶亮的美眸。

正當問句要出口時,突然一陣的暈眩朝他洶湧而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