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11/終回




霎時間,突然被陰陽師吻個正著的武士只能呆愣地瞪大無神雙瞳,感到似乎自心底深處冒出一股柔軟,等到陰陽師將紅唇移開並赧顏地撇過頭去對上海棠的不甘願的容顏時,那微紅都還未自他的耳根褪去,武士覺得腦中湧起一股一股的浪潮。

記起來了!他全記起來了!

武士呆愣在原地瞠目結舌,好半天沒有動作。

「妳......」陰陽師神色複雜,正當他欲想說些什麼以聊慰海棠的芳心時,自府衙外頭的大門傳來一道道多重又雜沓的腳步聲,好像是官引來了侍衛們了。

陰陽師似乎鬆了一口氣,望著海棠一言不發地緊咬著下唇,他也跟著沉默,等到侍衛們全數進門裡來,將他們團團圍住,帶頭的人正巧是化成陰陽師的式,玄武。

當然,門裡頭的另一個陰陽師更使得眾侍衛們在心底倒抽了口氣,疑問卻不敢問出口。

「我來了。」官微笑地說著,再瞥了眼主人的一臉猶豫和海棠姑娘的絕望,當然,還有一邊還弄不清事實的呆武士,源博雅。

「海棠,抱歉,我......」陰陽師開口想解釋,但是海棠卻不想聽地站起身來與他面對面,盯著他一身的窄袖紅袍的俊逸模樣,海棠忍住難過。

「別對我說抱歉什麼的,因為你贏了海棠......」紅著眼眶又極度不甘的海棠輕緩地輕語著,那種失望的語氣似乎已經不在意自己失去了一位好丈夫,而是輸給了一名術者的佩服。

陰陽師聳眉。
「是嗎......」

「很抱歉,海棠小姐,天皇正在找您哪!請隨我進宮吧!相信陰陽頭大人已經準備面見妳,要妳代替他問妳父親大人安好了!」侍衛中的頭頭這麼一插話,海棠便將注意力轉回他身上。

「是誰告訴天皇我來到倭了?」海棠不解,她明明沒透露給除了父親的其他人呀......

「是您父親,楊羲大人。」

海棠咬唇,回瞥了驚訝的陰陽師與武士一眼,突然笑了。

「驚訝嗎?我父親就是唐土的道教最高領導者,楊羲,我本名叫楊海棠......」

陰陽師立即朝海棠一福,「失禮了,楊姑娘......」

海棠不予計較地擺擺手,「算了吧!這次是你贏了,安倍晴明......只能怪我們父女倆不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陰陽師露出如曙光的微笑:「好說,哪比得上令尊的一片天呢!」

海棠笑著轉頭,「罷了!我不過想試你一試......」她頓了一下話尾後又回眸來,「你大概是我唯一想下嫁的人了吧!只可惜你心有所繫......」惋惜地歎了一聲。

陰陽師赧顏不語,看得博雅覺得十分奇怪,到底他們是在說誰啊!?還有,晴明又為何穿成這個模樣!?活像是要辦喜事一樣......

更奇怪的是......博雅看向那個自一進門後就一直對他微笑的陰陽師。

為什麼有兩個晴明啊!?

當然的,這同是受眾人的猜疑題目。

到底怎麼回事啊!?

不過......除了陰陽師之外,沒人曉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