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5




晴明邸。

今早,一大早起床的陰陽師就在盥洗和整理儀容之後便聽得外頭一陣陣的春季悶雷直響,然後繼而下了一場大雨。

傾盆大雨。

陰陽師一身的雪白狩衣立在窄廊邊,無言地望著外頭下著大雨,雨水打落了春花,和上塵泥的花瓣看來是那麼樣的詩意。

突然地,平日喜愛風雅的陰陽師卻望著泥塵上的殘花落瓣失了神,朱唇時而輕啟,不知道在輕喃著些什麼話。

這時,一邊的式,凰迎面而來,手中端著一盤的早膳,看著陰陽師輕皺細眉的憂心模樣,不語;看來似乎又有事要發生了......

因為難得見主人的臉上的閒逸全數褪去。

凰這樣心想著,腳步卻自動地往前方踏近。

「主人,早膳......」端著一盤早膳的凰踱近陰陽師,那句輕言輕語引得陰陽師立即回眸探看,一見是凰,便笑著一張臉,淡去了之前的愁思。

「放著吧......」陰陽師這樣吩咐著,而凰也聽話地放下陶盤,正欲轉身入內時卻讓陰陽師喊住,她身形和腳步跟著一愣。

「妳叫官來見我。」陰陽師微笑。

凰領命地點頭,回頭,隨即地,她的身影消失在晴明邸的內室裡;陰陽師再度轉回頭,眉眼間不再是擔憂,而是帶著抹輕鬆的意態,因為事情因他而起,那麼他就有辦法解決。

不久,自內室裡頭踱出一抹飄逸的落落身形,接著的,自闃暗中那道輕緩的腳步聲後而慢慢浮現出的一張不輸給安倍晴明的俊逸臉孔,是『官』,玄武。

他與主人一模一樣的一身白衣、同樣的優雅。

「主人,您找我?」

陰陽師聽著,揚唇微笑,「嗯,有事要拜託你幫忙了......」

「哦?」官頗有興趣地睜眼。

「是這樣的......」

立在廊邊回眸而來的陰陽師手裡抓著一隻鴿子,然後,當陰陽師喃唸了一串心咒後竟變成了一張符紙,陰陽師微笑地俯視著那張符紙,只見那符上的背後只寫了兩個字。

府衙。

陰陽師馬上明白了一切的事情,因為這符紙上頭還沾附著一點點的女子香味,而這種稀有的味道只有盛唐才產有。

是『她』的味道......

海棠!

陰陽師看著官微微搖頭失笑,「哎~~實在不太想拜託你做這種事啊......但是我不能不管他。」

官隨即在陰陽師的灼然目光下點頭頷首,他完全明白,主人是要前去營救被當成棋子使用的呆武士,主人的好友─源博雅吧!

「我知道了,主人......」

「辛苦你了,官!」陰陽師搖著扇,還是那抹從容。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