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舞陰陽】之”迷魂海棠” 卷 10




海棠露出一朵輕淺的笑容對著陰陽師那張十分詫異的臉龐緩聲道。

「海棠?」陰陽師覺得奇異,為何海棠會突然改變了主意,還要將解藥平白地送到他手上呢!?

他可不認為這個刁鑽的麻煩精──海棠會乖乖地雙手呈上她原本想拿來威脅與控制他的東西。

不過......或許她的本性還不至於是那麼冷酷的吧......

陰陽師猶豫地緩緩伸出手來,眸光載滿了猶疑不定,海棠的動機到底是為何呢…

相反地,海棠在遞出懷裡頭被她藏得很好的解藥時就後悔了,那藥是她用來威脅陰陽師與她成婚的利器,現下她如果把藥交給了他的話,他一定會在救醒了武士之後離她而去的!

喚也喚不回。

海棠伸出的纖手突然一頓住,陰陽師見她的動作,便皺眉抬起頭來把目光對上她的:「妳怎麼了?不舒服嗎?」

突如其來的溫柔教海棠微愕,櫻唇微微張開的失神模樣,陰陽師更加懷疑她是身體微恙了。

於是,陰陽師抽回手來,語氣憂心。
「妳......不要緊嗎?」

海棠再度愕然,因為從未有人如此對她露出這種溢於言表的關切,這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就連父親也都不曾這樣關心她......

「我......我沒有事......」些微地哽咽著的海棠這麼說了,陰陽師這才望了她一眼,然後安心地伸出手來準備接過她手裡的解藥,海棠發現了陰陽師的小動作,微悚。

當陰陽師還未碰觸到瓷瓶裝著的解藥時,那瓷瓶已然被反應快一步的海棠拋了上去,像是長了雙翼般地往上飛,眼看就要重重落地。

她突然不想把藥給安倍晴明了。

他剛才的好意全都是因為解藥還在她的手中罷了,為了確保武士可以得救的他不惜以情動之......啊!真是好一個安倍晴明!

海棠恚怒。

「妳......」陰陽師回眸望了她一眼,那瓷瓶已快落地,他只好衝上前去想托住瓷瓶,但是卻讓海棠扯袖而止,陰陽師瞪了她一眼,甩開她的箝制,海棠不甘心地哼了一聲,腳下一踢,只掃過陰陽師的下盤,而且並未絆倒他。

海棠氣紅了雙眸,「不許你撿起!」她霸氣地吼叫。

陰陽師眼看就要搆著那瓷瓶前時,瓷瓶再度讓海棠攔截去,丟向下方──

陰陽師心頭一抽,博雅!

不行!

陰陽師快速地降低身子,在瓷瓶被摔了個粉碎前張口接住了瓶裡因反作用力而飛濺出的液體,然後動手揪過離他只有幾步的博雅,將唇送上......

快醒來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