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凌希寒背著大家回去見了凌傲日。

說實在的,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老哥會突然說要替她安排什麼相親,還勒令她一定得到場,如果不是風川狐狸先來見過老哥的話,她一定是第一個找他算帳的人!

哼!想把她免費大相送地掃出門,好樂個清閒去嗎!?門都沒有!

凌希寒踱步走向眼前正像隻無骨生物般癱軟在沙發上的懶散老哥,一張臉黑得難看,以風雨欲來的聲音低聲問道:「請問凌某某......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還是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啊!?你要自己從實招來還是要我來逼供,嗯!?」

原本幸福地癱著休息的凌傲日一聽到小妹那凍寒至極的嗓音,趕忙豎起了根根的汗毛,雞皮疙瘩也全數起立,向小妹凌希寒問好。

「呃,小妹......」凌傲日皮笑肉不笑,待他一個回頭就望見小妹那張恐怖至極、猙獰似夜叉的臉龐,嚇得他瞬間倒退三尺,連人帶沙發都跌到地上,一聲慘叫跟著逸出凌傲日的口。

「哎唷喂呀~~~~」

輕哼了聲,瞧著老哥那副誇張地搞笑扮乖樣子的凌希寒微微地揚起唇來,非常給面子地冷笑數聲,一雙眼睛直瞪著老哥瞧:「你這招對我不管用啦!少來了吧!」她老哥有多少斤兩她都知道!

凌傲日被凌希寒一搶白之後,也就不好意思地微紅著臉吐舌,「嘿!妳知道就好,畢竟妳也沒長得很可怕嘛......」

凌希寒雙手環胸,重重地哼了聲,「說吧!你這次又想做什麼鬼祟的事了!?竟然敢說要幫我安排什麼未婚夫人選,還害得那隻狐狸朝我發飆欸!」她還記得那天老哥來了電話後,風川狐狸知道她要離開,還對她露出一臉的閻王臉,差點就嚇死她了!

因為她根本沒見過風川狐狸生氣成這樣,那天算是開了眼界了。

凌傲日顧左右而言他,「說了這麼多的話,妳要不要先喝杯茶啊!?」馬上自地上爬起,轉了個身打算避去小妹的質問,沒想到凌希寒一把扯住他的後領,伸手將他再度拖了回來。

有如自地獄裡傳來的一道陰寒聲音在他的耳邊緩慢響起:「別以為你來這招,我就會乖乖被耍喔!?」想耍她!?下輩子吧!

凌傲日被勒緊的衣領弄得喘不過氣來了,伸手直往背後揮,困難地發出抗議聲,「咳!咳!會死人啦!小妹,先放手啦!救命......喔......」

看老哥如此難過的模樣,凌希寒終於大發慈悲地冷哼一聲之後,放手了:「快給我招!如果你堅持不說實話,那麼就有你好受的了!」臉色微怒的她撂下一句威脅。

凌傲日這才如獲特赦地歎了一口氣,微然轉身面對凌希寒的怒氣,小心翼翼地說:「其實,大哥也是為妳好嘛!」這句話招來了希寒不怎麼茍同的目光,但是凌傲日還是硬著頭皮繼續說了下去:「那隻狐狸我很中意,想找他當我妹夫嘛!既然他沒任何表示,我就替妳引出來啊!就只是這樣而已......」

凌希寒不信任地一瞥,懷疑道:「是嗎?真是這樣!?」老哥的話原來只能相信一半的,但是這一次他說的話似乎可以相信......

望著凌傲日那坦然的眸光,凌希寒又見他說:「真的!妳是我的小妹,大哥當然希望妳能抓住自己的幸福啊!別忘了,我是這麼答應過老媽的!」睜著眼嚴肅地說著,凌傲日的俊臉上沒有一絲的戲謔模樣,和平時大不相同的認真感。

凌希寒相信了。

「哥......」她知道,自爸媽去世後,老哥一直辛苦地帶著她長大、賺錢供她唸書,還一手包辦了她的所有事情,這樣任勞任怨地直至今日;最後還引導她進入凌雲門,包容了她的一切,老哥對她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人,繼父母親之後,所以她也一直很努力不讓老哥操心。

「你是嫌我麻煩嗎!?」凌希寒悶悶地問著,垂下了頭,那表情看來非常可憐。

凌傲日一怔。

小妹依賴他到現在,他並不覺得她是個累贅,相反的,小妹是這個世上他唯一的親人了。

凌傲日眸光一緩,伸出手擁住小妹,柔緩地道出自己的心聲:「不是的!我不是覺得妳麻煩,而是......妳總有一天會離開我的保護,而我希望那個保護妳的人是妳喜歡的人,他也有足夠的能力能夠保護我最重要的小妹而已!」

「老哥......」她哽咽了,因為哥哥抱著她的手是那麼溫暖。

「什麼?」

「你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了!」反手抱住老哥凌傲日的凌希寒感受到一股源源不絕的暖意湧上心頭。

「呵呵!是嗎?那真是謝謝妳了,希寒......」凌傲日淡淡地微笑著,臉上現出一張包容著小妹的溫柔表情,那是做為一個『哥哥』的表情;不過,話雖如此,他該做的,他還是不會輕易罷手,因為小妹的幸福要由他交至另一個男人手上。

而他希望那個人就是──風川若夜!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