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七/微笑
 
 
土御門小路上,晴明邸的五芒星桔梗印大門此刻是閉著的,擺明了現在極不歡迎任何的來客拜訪。
晴明邸的主人是位平安京頗負盛名的大陰陽師,陰陽寮不可或缺的陰陽博士,陰陽師─安倍晴明。
 
傳說他是白狐的兒子,母親是名喚”葛葉”的白狐,父親則是大膳大夫,但是,傳說歸傳說,陰陽師可沒有點頭承認外頭那些謠傳就是實情。
 
自小,他拋卻一切跟著陰陽家的名門,師父賀茂忠行學習陰陽道與天文曆法,也渡過了少年、青年時期,最後進入陰陽寮成為一個陰陽師,替天皇分憂解勞,由於”陰陽師”是個極為特殊的職業,因此,也令眾人又愛又怕,不敢有半點的看輕與侮蔑,就怕遭到陰陽師的詛咒懲罰。
 
因此,陰陽師的少年時期備受同齡孩童們的懼怕與排斥,同儕們都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想與陰陽師打交道,所以陰陽師一直是一個人。
 
一個人讀書識字、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學習禮儀、禮樂、一個人獨來獨往,還不時地得忍受別人的排擠與嘲弄,或是更甚者,疏遠、痛罵。
小小年紀的陰陽師少年安靜地看著這一切,他不哭、不吵、不鬧、也不語。
 
他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在那些人身上,他受到的待遇雖然不人道,但是他不在乎,因為他的使命並非是與那些凡人計較這一切。
他知道自己必須努力地學習師父所教給他的這一切,他不要做個平凡人。
因為平凡,所做的事也是平凡事。
 
他勉勵自己要成為一位偉大的陰陽師,當然,這也是報答師父的最好禮物。
 
因此,他讓自己把全副心力完全投注於學習任何事物上,不看、不聽那些對他沒有任何幫助的事物,他要完整地自師父身上學習到所有他願教給他的東西,也因此,他必須犧牲很多不必要的時間。
例如同年的孩子們會一起玩耍、一起遊戲,而他並沒有那些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他要學習書卷裡頭的知識,陰陽道、天文、曆法、物理風情、占卜、風角星算……等。
 
也是這樣,陰陽師自年少起時便失去了同年孩子該有的天真無邪、一個勁兒埋首於書卷裡頭,也漸漸地少了笑容。
不!
應該說他根本忘掉了怎麼”微笑”。
 
因為他認為這世上根本沒有能讓他開懷大笑的事物,更不可能是”人”!
 
陰陽師一直是這樣冷靜又從容地處理每一件事,不管是受託或是身為一個陰陽師的職責所在,他都甚少露出一絲除了冷漠以外的神情,因此被皇宮裡的所有人將他歸類於”不可擅自冒犯”的人,暗喻陰陽師的冷然神情是不能輕易侵犯的。
 
當他處理完皇親貴族們受託的事情之後,陰陽師都會立在宮中的某株盛開的櫻樹下,沉默地仰望著開得燦爛美麗的櫻花思考,這時的眾人經過時便會是先一臉的驚豔,陰陽師那俊秀的容顏在櫻樹下被染得透著白皙的微紅,一身毫不沾染其他顏色的白色狩衣飄然,沉靜優雅得恍如一株獨立的池中白蓮。
 
只是那表情帶著一點的不以為然的冷淡,潤紅朱唇淡淡地扯著,那抹似笑非笑震懾了所有的名媛淑女們競相送上和歌表心意。
 
但是陰陽師皆不為所動,還是偶爾在宮中有如曇花一現般地出現,然後又像是一陣輕風般地輕嬝離去。
 
“微笑”是什麼?
陰陽師至今仍舊不懂。
 
晴明邸的櫻花落完,春氣中帶著沁冷的芳香,其他的花依序開了,但是陰陽師卻是盯著光禿的櫻樹發呆,突然地,晴明邸的大門被推了開,蜜蟲自院落之一角飛了來,化成人形替主人迎客了。
 
(博雅大人…)蜜蟲仍然笑得燦美如花,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對著來訪的武士咧著笑,(主人等您很久了!)
 
武士也傻傻地笑了,(哈哈~~抱歉~~抱歉!晴明啊,今天有點晚…)抓著頭無措地踏入晴明邸廊前的小徑,陰陽師已經坐在窄廊上對他露出一抹微笑了。
 
(你來了啊!博雅…)那聲淡淡的、帶著從容的柔緩嗓音和那張不變的微笑,是陰陽師。
 
(唔~~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晴明…)武士跟著踏上廊板坐到陰陽師面前笑得開懷無戒心,(有什麼好事嗎?看你笑瞇了眼了…)武士狐疑道。
 
(沒有,博雅,你能來陪我一起喝酒,我就很高興了…)陰陽師還是那抹輕柔如春風的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